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帝库阁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俩俩相望-第1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次我记住了……你…会原谅我吗?”最后几个音节轻地几乎听不清。

 

作者有话要说:呼呼~~貌似搬完,头晕眼花手抽筋。。。。。。
我真的吓了一大跳,怎么写了这么多??太能墨迹,唉,老人废话真是多~
说明一下,下个礼拜开始惨绝人寰的考试,不会更得太多,大家表有太大希望。




33

33、第 33 章 。。。 
 
 
拇指指腹轻轻摩挲她的手背,江涛睁开眼睛看她,
“我该拿你怎么办…以后不要瞒我,心里有什么事有什么问题都说出来。 你现在不想告诉我你的过去,好,我不逼你,给你时间,有一天你会把自己完完全全地交给我的,是不是?”

手背的那一处痒痒地,他的手还是凉,尤其是手指,手心却都是汗,两人握在一起,有些湿粘。

莫龄龄慢慢地点了点头。江涛,我的一切都属于你,只是,为什么不能只要我美好的一面?你说要给我时间,我却怕我会耗尽你所有的耐心,不敢想象那个结局。

江涛躺了好一会才缓过劲儿来,莫龄龄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见他动了动身子,慢慢躺平,
“好点了?”
“恩。”
“洗澡行不行?洗了再睡舒服些。”
“没力气,你给我洗?”这是今晚他第一次对她笑,虽然还是虚弱。

莫龄龄躲开他的视线,只觉得面颊发烫。给他准备好睡衣浴巾,小心搀扶着他进了浴室,确定他没事了才放心地出来,在外面仔细听里面的响动,生怕他又疼起来站都站不住。

睡前还是冲了杯热热的蜂蜜水给他。看他不再因为难受儿出汗,血色也渐渐回来以后,莫龄龄才安心地躺下。
“过来。”江涛伸了手臂出去。
“你快睡,一定很累了。” 乖乖地挪了挪,顺着他的意思靠近,摊开手掌放在他的胃上。

回到每晚相同的姿势。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夜晚,和平时一样,两人亲密地拥在一起入睡,可是,表面的甜蜜之下,两人却是各怀心事。这一晚改变了太多东西,或许是一种感觉,又或许只对于莫龄龄来说是所有改变,这样敏感和强于自我保护的女子,在最爱的人面前活生生地撕开自己,又怎么能装着什么都没发生,继续花好月圆,继续愿人长久? 

早晨起来,阴雨绵绵,这种天气总是让人不想做任何事。昨晚没睡好,发了一夜的梦,她呆呆地坐着,仔细回想却什么也想不起来,心里沉甸甸的。去准备好了早饭,才叫了江涛起来。平时他一向准点会醒,恐怕昨晚也没睡好或者最近实在太辛苦,莫龄龄走进卧室的身后,他还安静地睡着。

“江涛…”在他耳边轻轻地叫他的名字,手指抚过他的额头,滑下他高挺的鼻梁,“起来了。”
睫毛微微动了动,躺着的人睁开眼睛,声音有些沙哑,“Morning。”
“Morning。 起来吧,我做好早饭了。”
谁知那人却皱眉,莫龄龄一紧张,以为他又不舒服,“怎么?胃还是不舒服?”
“你好像还没亲我,那我是怎么醒的?”一本正经地模样,像是在问一个很严肃的问 
 33、第 33 章 。。。 
 
 
题。
“……”她哭笑不得。江涛手上稍稍一带,便拉她入怀,手指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开始缠绵,可才吻了两下,怀里的人就开始躲闪,

“江涛…不要…”对方眼中小小的火苗瞬间黯淡下去,莫龄龄有些心慌,“我们。。。我们都要迟到了。”

江涛洗漱完出来,莫龄龄已经倒好温水让他先喝。书上说,早晨空腹对于有胃病的人来说是最佳饮水时间,不然饭后的话会稀释胃液影响消化。早餐蒸了花卷,煮得是莲子粥,用莲子,糯米与红糖一起煮了好久。昨晚她就已经在准备了,把莲子用开水泡到胀开,然后小心地削皮去芯。这样繁琐的事她本不会做,如今却不同。那样小小的莲子,一点点的拨了皮去,弄的她指尖隐隐作痛,可是满脑子都是那个人,他喝粥的样子,他夸她厨艺又有进步的神情,竟微笑着觉得甜蜜无比。

“我送你,今天有点晚了。”吃完饭,两人穿戴停当,江涛说要开车送她。
“不用,今天不回办公室,要去客户公司做事,不太顺路,”莫龄龄拿了包,穿好鞋子,“和你一起下去吧,你先走,同事顺道过来接我。”说完又整了整他的领带。

黑色宝马慢慢划出小区大门,在她身边停住,车窗落下,
“开车小心,中午再给你电话。”
“恩。今天有客户过来,晚上可能不能回来吃饭了,中午的时候再和你确定一下。”

经过昨夜的一场雨,今早的空气格外清新。莫龄龄提着公事包站在小区门口,微笑地与江涛亲吻告别,那样温柔,幸福地微笑,乍看之下,竟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那种笑与她身上黑白经典色调的套装格格不入,又或许是她周身散发出的丝丝冷漠感,根本不应该有这样的表情。 待他的车逐渐消失在视线里,随同消失的还有脸上的笑容。这才是原原本本,真真切切的她。

江涛没开出多远,习惯性地去拿电话想打给小禾,通知一下早晨的例会推迟十分钟。手机却不在原来的位置,只得U转掉头回去,心里还想着不知莫龄龄走了没有。车子缓缓开近,前方确实有那抹熟悉的身影,刚刚想按喇叭叫她,手却生生地停了下来,路边的她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
 

作者有话要说:OMG;今天貌似是传说中的“儿童节”~礼物都没准备好,早知应该来章甜蜜点的。。。我这个觉悟啊真是。。。Anyways; 如果这里有小朋友的话,就祝你们节日快乐啦。


补完,不晓得在写什么,有点卡,终于是到了瓶颈了?~
早晨看新闻,又是噩耗,法航的所有乘客和机组人员生还希望实在不大,祈祷吧。划船失踪的两名中国留学生也还没找到,父母已经过来了,大家还在努力,再祈祷一下。

接下来打算以莫龄龄第一人称写一章,现在的情况太不明朗化了,有看的云里雾里的没?




34

34、无关正文 。。。 
 
 
我很坏,又开一篇




35

35、第 35 章 。。。 
 
 
从前我没有喜欢过人,总是习惯性的把别人与自己的距离拉开,远一点,再远一点,认定一个想法:相互靠近的人,靠得越近,越会有矛盾,越会争吵,越是伤心。我很相信这个说法,因为在爸妈身上,我见证了全部的过程,到最后竟十分期盼能有个方式结果这段感情,可惜他们很不争气地不愿放开,全身心地投入争吵,讽刺与冷眼相对中。所以,这个理论在我心里是根深蒂固,以至于现在仔细想想,是不是意识里一直想与人疏离,久而久之,突然靠近了一个人,竟然不知如何相处。

这些天,我在很努力的想要弄清楚一个问题,究竟对江涛是怎样一种感情?我想我是爱他的,有他在,甚至就算他不在身边,只要仅仅是想着,就觉得温暖。我在意有关他的任何事,希望他开心,担心他生气,心疼他胃疼。世界上几乎全是与我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他是唯一一个,让我无法把他忽视成普通过客。我愿意在他面前做回真正的自己,以最自然的方式。可是,人都说,爱一个人,情愿让自己受苦受累也要他幸福,要他离开烦忧,要他每天容光焕发,要他不再经受心灵的折磨。如果真是如此,江涛,对不起,这些我都没有做到,只是因为自己的底线,不能让人碰触的底线,有些可笑的底线。

我也有个很荒唐的家,是,我不想说,不想告诉你我做小间谍的历史,不想告诉你在读小学的我在爸爸应酬的饭局上被教会了喝酒,不想告诉你我的第一支烟也是在类似情况下学会的。不止是你,谁都不想说,早早地埋了它们,宁可烂于心底。其实,这些对和家里走近一些的亲戚朋友来说都不是秘密,他们看我的眼神里有深深的同情,背后的议论也都是怜悯的口吻,我看得见,听得到。看着周围的人个个家庭幸福美满爸妈捧在手心里宠着有求必应,我竟有种自卑感。所以才不喜欢回家,想跑得远远的,没人认识的地方,让我很放松很自在。回忆把我圈在一个很小的圈子里,试了很多次很多次,怎么走也出不去, 谢谢你,原谅了我并给我机会。

我隐瞒所有这些,不是因为不信任你,而是不想出卖自己的过去,来换你的同病相怜感。
心头有刺的人,总是不敢与人靠近,因为靠得越近,心越痛,我痛,也刺伤了你。请给我一点时间,为了你,我想我能放下这些负担,完完全全地和你分享我的生活。

拿出手机翻出一个号码拨过去,“秦医生,是莫龄龄。我想我需要你的帮助。”
**

秦韵是莫龄龄的医生,她的名片上印得是“心理理疗师”, 
 35、第 35 章 。。。 
 
 
等同于心理医生,和莫龄龄接触两年有余。在外留学的时候已经在接受这方面的治疗,那时的医生是秦韵做研究课题时的导师,后来回国,这个个案就转到秦韵手上。看心理医生的人大多不是自愿去的,合情合理,谁愿意自动自觉地承认自己精神有问题,谁能不排斥。

秦韵再见到莫龄龄,很是诧异,因为她终于主动要求见面。对于专职是研究人的心理活动状态的秦韵来说,这个个案很有趣也有挑战力,她曾经锲而不舍,花了很大精力,可是莫龄龄实在不容易对付,两年下来,几乎无果。
约得是中午,莫龄龄午休有一个小时。六十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待她与人告辞,走出秦韵的诊室,背后的人坐在办公桌后,手拿着钢笔轻击桌面,嘴角噙笑。

“江涛?”与秦韵谈话时,按规矩关了手机,这会才开机,江涛的电话便进来。“中午有点事,没接到你的电话。”
“嗯,”那边的声音听上去很疲累,只一个音节,再无其他。
“那个,晚上不回来吃饭?”莫龄龄怎么会听不出他的不高兴。

抵着腹部的手用力按了按,从打不通她的电话起,心浮气躁,上腹也跟着隐隐的痛,午饭没吃,一点胃口都没有,这会儿疼痛又像以前一样转移去了下腹,先是肚脐周围,最后停留在右边,疼得很是厉害,连他自己也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其他的身体机能出了状况。

那边停顿片刻,才又说,“改了时间,回家。不太舒服。”
“怎么了?胃又疼了?”
“还好。回去再说。”
“那个…”莫龄龄深深吸了口气,“早上同事堵车,没来得及接我,所以我自己打车去了,一路上被司机骚扰了耳朵, 你…几点下班,可不可以…来接我一起回家?”
原本以为会瞒着他不说,没想到这回竟坦白地这么彻底,从来没主动要求过他做什么,也是第一次问他能不能去接她下班,像个做错了事又想吃糖果的小孩子,问得小心翼翼。

先前心里的沉闷一扫而空,“恩,六点是不是太晚?”
“不会,客户这边差不多下午就可以弄完,我会回办公室,那六点在我公司楼下见?”
“一会儿见。”

收了线,心情轻松不少,再去想秦韵的那句话,“认清自己,你的生活范围有多大,你的能力也就多大。”说的不错,自己不是圣人,三百克如拳头般大小的心脏就那么点空间,只填塞而不释放,堵得自己难受,也扰乱别人的情绪。过去与现在,唯一的不同就是江涛的出现。生活里多了一个人,喜怒哀乐相对的也就会多影响一个人。不是什么高深的道理,想了想这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