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帝库阁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俩俩相望-第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边,小姑娘挣扎着想站起来,试了几次总是失败,我快速过去检查她伤势是否严重,掏出电话就要叫救护车。小姑娘一把抓住我的手,看她小小一个人,力气还挺大。 

“不用了,扭了脚好像。” 
“确定没伤到其他地方?还是送你去医院看看。”

她显然没有放开我手的意思,只是抬起头,瘪着嘴摇了摇头。 
她的眼睛很漂亮,很亮,很清。多久没看见这样毫无遮掩的善良了。我一时竟没控制住自己,直直的看进她眼睛里,很舒服。 
最终如她所愿没去医院,我送她回了家,买了新的脚踏车,也和她交上了朋友。我承认我对她动了心,从看见她清澈的双眸开始。莹莹家不在这里,只是在这读书,家境条件不错,让她在校外租了条件不差的单身公寓,不大但是干净舒服。我承认我和莹莹之间是有差距的,不但是年龄,而且生活上我们的圈子完全不同,我天天面对商战中的尔虞我诈,莹莹天天生活在好像是没有坏人的世界里,我不会对她说工作上的事,多数只是听她说学校和同学的事。她就是个小孩子,成功激起了我的保护欲。我疼她宠她,她要什么我都满足。她的善良乖巧也是我喜欢她的原因之一。

我并没有告诉她我有胃炎,加上愈来愈大的压力和不定时的饮食,经常发作。我知道她会害怕,就算胃疼发作,她要吃麻辣火锅要吃刨冰,我还是会陪着她去。莹莹神经大条粗心大意,从来没发现我的不适。 

我以为会就这样和莹莹一直走下去,风平浪静,直到遇见莫龄龄。 

她是莹莹的朋友,做审计的,忙但是经常被莹莹拖着和我们一起吃饭。莹莹很依赖她,莫龄龄也像个姐姐一个照顾莹莹。这个女人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冷,好像没什么事是与她有关的,话不多,谁也不待见;但偏偏就是对莹莹是有求必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性格相似的关系,我们两个都不多话,但是经常会有相同的话题,可能她也是接触社会的人。我有些话开始会对她说,和她讨论, 听她的意见,这是我和莹莹之间从来不曾发生过的。 

一个周五晚上,我答应莹莹陪她去吃饭,去学校接了她就直奔川菜馆,她无辣不爽。坐定,我去了趟洗手间,其实从昨晚开始胃就隐隐的疼,闹了一晚上,早上也不见好。白天开了无数例会,一直没时 
 3、第 3 章 。。。 
 
 
间吃药,折腾到现在。我用力按了按胃,深吸一口气,回到座位就看见莫龄龄也来了。 
“我也喊了龄龄姐。” 
我和莫龄龄打了招呼,她看着我的眼神有些怪,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她一眼就看见了我额上密密的细汗和发白的唇色。我让莹莹开始点菜,小家伙一连串要了几样辣极了的菜,我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靠在椅背上,手搭在胃前。 
“莹莹,有没有不辣的或者少辣一点的?其实我这几天肠胃不太好,怕吃的太刺激了不舒服,本来想着不来的,不过事先又答应了你。。。”莫龄龄突然开口。 
“龄龄姐怎么不早说,不然我们不来这家了。换一家好不好?”她看向我。 
“没关系的,要几样不辣的菜,或者让厨子不放那么多辣椒就是。”我还没来得及开口。 
侍应落了菜单,“再要3杯热水,等会再来一碗粥,莹莹你要不要?”莫龄龄说完看了我一眼,她眼睛里的是关心吗? 
我拣了不辣的菜吃了几口变放下筷子,胃里的疼痛让我几乎坐不直身体,还好莫龄龄之前叫了热水,喝了一口,暖流到胃里,我抬起头,撞上了她的眼睛。 
“好饱,估计粥是喝不下了,莹莹你喝了吧,要不浪费了。” 
莹莹吃的正欢,哪里要喝什么粥, 
“江涛,不然你帮着喝一点,我没有喝过的。”莫龄龄边说边把粥推到我面前,深深看了我一眼,那一眼,我一直记得。 
我不好推脱,勉强喝了几口,有了暖暖的粥下肚,胃里竟然舒服了一点。 
吃完离开,送莹莹回了家,身体不适我一般不留在她那里。车子缓缓停在莫龄龄的楼下, 
“等我一下,有东西给你。”她扔下一句话,开了车门就冲进楼里。 
又一波疼痛袭来,我不得不弯□子,伏在方向盘上,手狠狠的按进胃里。没一会,有人敲车窗,我抬起头,下了车窗,“吃药,刚才喝了粥垫了胃,可以吃了。回去好好休息。以后胃疼就别陪莹莹吃辣去了,都疼成这样。”她竟然是给我拿药去了。 

我后来才知道她爱吃辣绝对不逊色于莹莹,那天也没有闹什么肠胃病,要热水是为了我,要粥也是为了我,她看见了我按着胃的手,我也看见了她眼里的心疼。这个女子,在我的心里丢下了第一颗石头。





4

4、第 4 章 。。。 
 
 
莫龄龄是让手机闹铃叫醒的,一睁眼就下意识的要去看江涛怎么样了,眼前只是空空的床。她伸了个懒腰,这才觉得全身酸疼,就这样在床边趴了整夜,脑子里一根弦绷得紧紧的,现在突然放松下来,不累才怪。望向窗外,今天的太阳极好,阳光让她不禁眯了眯眼,昨夜发生的一切她不想去想,她与江涛之间,这种游走于友情与爱情边缘地带的感情,太轻柔太模糊。洗完澡,换上套装,手机有滴滴的短信提示音,拿起来一看,消息来自江涛,短短“谢谢”两字。莫龄龄没有回复,直接按下删除键。她害怕,自己有进一步的冲动,却绝对没有那个勇气,所以只有忘记。 

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和江涛联系,莹莹邀她一起吃饭或者出去玩,她也以累或者忙做借口推掉。江涛也偶尔会给她短信,只是随便问个好或者问问工作情况,莫龄龄一条也没有回。 其实期间和莹莹聊天的时候也会听她说起江涛,知道他也很忙,经常在城市或者国家间飞来飞去。不是不想他的,那晚他虚弱的样子,额头上细细的汗,手指泛白的关节,紧紧皱着的眉,她总是会想,这样忙碌的他有没有再犯胃病。这样明显的逃避江涛,只是因为相信,只要不见,就相安无事。 

莫龄龄新接了个case,本来她参加的是另外一个,因为这个项目比较大,所以她就被调过去了。跟着同事来到客户公司,莫龄龄定定地站着,面前的S楼恰恰也是江涛工作的地方,他的公司占了S 楼的一半以上。接下来几天,自己竟然会和他一起在S楼做事,不过他这么忙,莫龄龄深吸一口气,应该不会这么巧碰上。莫龄龄和同事早出晚归,头几天算是太平,这天中午和同事在外面随便吃了个饭盒便回去继续工作,正走进楼下大厅,就看见面前的电梯门缓缓打开,走出的一行人正中间便是江涛,旁边几个在对他说话,他只是听。一身深灰色的风衣,公文包由身边的助手提着,他走的那样急,莫龄龄一时没回过神,江涛已经与她擦肩而过。尽管只是一瞬间,她还是没忽略掉他疲惫的神色和苍白的面容。仅仅一眼就让莫龄龄一下午心神不定,在她发觉手机在口袋里震动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按下接听键并推开办公室的门走向走廊。 
“今天怎么在这里?”江涛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哑。 
“审计的公司在那里。”周围有些吵,好多人在说话。“你出差?” 
“不是,刚回来。 在吃饭。” 
“哦”,这么多天两人才第一次说话,想起自己之前又一直避他不见,突然觉得尴尬,莫名其妙来了句; “有时间多陪陪莹莹,这几次打电话她总抱怨。我回去做事了,就这样。” 
 4、第 4 章 。。。 
 
 
急急收了线,自己在说什么呢,明明想说是“ 别喝酒,要注意休息。” 
靠在墙边,之前好像知道他会来电话,所以自己一直等着。不是说只要不见就相安无事吗?只是一眼,只是听见声音,才发现自己对他竟是如此挂念。

之后几天,莫龄龄去外地出差了一个礼拜。平时工作的时候,就干脆把电话关机,反正没什么人会给她打电话,晚上有时想起来就掏出手机按下开机键,不然就是一关好几天。 
完全没了联系。 
回家那天是周五,精神集中紧张了一周,莫龄龄倒也没老是胡思乱想,舒舒服服洗了澡,行礼箱都没打开,倒头就睡。 
一直在做梦,隐约有人。可梦里的那个人,为什么总是看不清楚他的脸? 
急促的电话铃声把莫龄龄猛地惊醒,盯着天花板一下子没反映过来是怎么回事,她愣是睁着眼过了2,3秒,思维才正常起来,原来是电话铃声,手机不是没开嘛,搞什么。莫龄龄揉了揉眼睛,开灯,原来是座机在响。平时极少人打家里的座机,莫龄龄戴上眼镜看了看表,11点半,自己才睡了一小会。只是这个时间会是谁? 
莫龄龄接起电话,“喂”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对方就急急的叫起来了。 
“龄龄?你去哪里了这几天都?我找你根本找不到。”是莹莹,说得又快又急。 
“哦,我出差了,手机。。。坏了, 怎么了,这么晚?” 莫龄龄闭着眼问,实在是困。 
“你来一下吧?江涛病了,医院也不肯去,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莹莹的声音都有点发抖。 
“生病?他怎么了?”莫龄龄一下子睁开眼睛,脑子里出现的全是最后一次见面时江涛病态的脸色。 

等莫龄龄再次恢复正常意识,是在看到站在她面前刚给她开了门的莹莹。小姑娘看起来也很累,眼睛通红,是哭过了。 
“怎么回事?”莫龄龄边问边换鞋进屋。 
“好长一段时间没见他了,只是打打电话,他总说忙没时间。。。”莹莹看见了依靠,人一放松,眼泪直往下掉。“前天妈妈。。。打电话来说。。。外婆病了,要我回去一趟,给江涛。。。打。。。电话总不通,所以。。我就跑到他这里来找他,想和他说一声。。。结果才发现他病了”。莫龄龄看着莹莹抽抽嗒嗒的样子,心想她肯定是急坏了吓坏了。 
“他在哪?”莫龄龄是第一次来江涛家,由莹莹带着来到卧室,慢慢走近,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只是一瞬间觉得这轮廓竟和那梦中人如此相似。 
莫龄龄坐在床边,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烧得很厉害。 
“吃药了没有?”床头的矮柜上放着一大堆药。 
“吃了退烧药了 
 4、第 4 章 。。。 
 
 
。。。好像不见好,昨天就这样了。”莹莹说着又哭起来,握着江涛的手跪在床边。那只漂亮秀气的手握着江涛无力的手,十指缠绕。莫龄龄看着交握在一起的这两只手,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敲自己的心脏,咚咚地响,生生的疼。





5

5、第 5 章 。。。 
 
 
“你来了?”江涛睡睡醒醒,头很疼很晕,隐约听见莫龄龄的声音,以为是自己做梦,睁眼一看竟然真的是她。 
“去医院,都烧成这样了,你这么大个人还胡闹,莹莹吓坏了。”莫龄龄看见这样虚弱的他,着急心疼带着火气,声音不由的大了几分。

“最近流感的厉害,估计是被传染上了。吃药就好了,不用去医院。”江涛沙哑的声音透着无力。他想稍稍坐起来一些,才发觉自己的手被莹莹握的紧紧的。 
“去休息吧,看看你都累成什么样了”,江涛很自然的抽出自己的手,抹掉莹莹脸上的泪,“别哭了,我没事。快去睡,明天不是要回家吗?” 
莹莹点点头,可怜兮兮的看着莫龄龄,“晚上留下来吧,万一又严重了。。。” 
“我没事。。。” 
“恩。。。” 
两人同时开口,却谁也没有继续说下去。房间里安静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