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帝库阁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俩俩相望-第2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房间,落在床上,莫龄龄想去拉上窗帘,免得光线晒在他脸上,挣了半天却抽不出手。不知是不是这样吵着他了,江涛皱了皱眉,极轻地呻吟了一声,没睁眼,只是挪了挪身子,像是没醒,之后又翻了个身,但彷佛找不到一个舒服的姿势,辗转地频繁,最后突然松开他攥了大半日的手,按住小腹。

莫龄龄吓了一跳,知道他犯病了,一声声叫他的名字,始终叫不醒,无法,伸手抚上他的面颊轻轻地拍,“江涛…江涛,醒一醒…”
躺着的人紧皱眉心,睫毛不停扇动,这才慢慢睁开眼睛,一双黑瞳却不见往日的光彩,取而代之的是一片 
 46、第 46 章 。。。 
 
 
灰朦,透着痛苦。人一清醒,能感觉到的痛楚便如排山倒海般的来,身体不由自主地蜷起。
“药呢?药放哪儿了?”记起顾展朋的叮嘱,就算他的胃受不住,也得吃药。
“…箱子里…”三个字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连说话都会让疼痛加剧。
立在墙边的是一只小小的旅行箱,因为太急,把里面翻得乱七八糟才找到,在一堆药里认了认,捡出消炎的,倒了热水。回到床边把他扶起来靠在自己身上,仅仅是这样一个动作他好像已经受不住了,低低闷哼了一声,一下子功夫,额际已经布满细密的汗珠,有的竟顺着鬓角流下来。

莫龄龄不是不害怕的,可这样的时候她要是乱了阵脚,怎么照顾他?
喂他服了药,“我叫车,我们在这里把手术做了好不好?”
江涛靠在她怀里,试着调整呼吸,
“…吃了药就会好………回去在做…”
要能坚持到回去手上自然是好,莫龄龄对西方医术一向没什么信心,又或者是顾展朋太让她放心。再者就是饮食方面,这里连给他煮个粥都难。

刚准备扶他重新躺下,却被阻止,
“别动…就这样让我靠会儿……”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动作能稍微减轻疼痛,他的脸就埋在她的勃颈里,莫龄龄是再也不敢动,就这么环抱着他,抬手抹掉他头上的的汗珠,把薄被往上拉了拉,盖住胸腹,然后探手进去,准确找到他那修长的手指按着的痛处,用手按揉。

这么大个子一男人,全身脱了力的靠着她,很快半边身子就酸疼,接着麻的没了知觉。莫龄龄听说过阑尾炎的那种疼,是连呼吸,说话,甚至极小的一个动作都能牵引出疼痛的,本想和他聊聊天分散他的注意,还是作罢。又想了想,才缓缓开口,

“我说,你听,好不好?”没等他回应她已经继续,“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大学的最后一年,我病着。我曾经有个姑姑,我们感情很好,很亲,在我心里,姑姑和爸爸妈妈的地位是一样的。小时候,我不粘人,除了她;长大出国,我没有谁舍不得,除了她。姑姑很善良,但是身体一直不好,她是早产儿,先天的心脏病,但是很少发作,所以大家都掉以轻心了。她很喜欢旅游,到处去,也带着我,后来我出国,和她说好了等我毕业,有时间了她就过来,我们环游世界。可是,她没有等到。一点预兆都没有,她发病死在家里。没人知道,隔天才被人发现。”

过去这么些年,当初像是天塌地陷的事如今只剩忍得住的心痛,时间的力量真是强大。

“龄龄……”被子底下,他的手盖下来,握牢给他揉着小腹的手。

“嘘,你别说话,”空出的另 
 46、第 46 章 。。。 
 
 
一只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还好,不再发冷汗了,“家里的人怕我受不了打击,一直瞒着,追悼会,火葬,我都不知情,给姑姑打电话没人接,问妈妈,她说姑姑出差了,我又给她写邮件,计划着我们的约定,却一直没有回音…一直到后来我回国,才知道姑姑已经不在了。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病了,睡不着,听不见人说话,很害怕,整夜整夜做梦,醒着或是睡着都好像看见姑姑,听见她的声音。我身上的那个纹身,是她的名字,以前我没对你说起,你一定生过我的气吧…对不起…噢,我又犯规了,”

他们之间的约定,她怎么就是记不住。侧头在他的鬓角轻轻一吻,

“纹了她的名字在我身上,跑了许多地方,带着她一起,兑现给她的承诺。死者已矣;生者何堪,我选择了这个方式,怀念她。”

说出这段往事,本是想转移他的注意力而减轻痛苦,此时,莫龄龄自己倒是失了神,眼睛看向窗外,眨也不眨。身边的人撑着床支起身子,微微转头,反手把她搂进怀里,一下一下拍着她的脊背,像哄着婴孩般,

“回去以后我们一起去看看她。”

微凉的唇落在她的额头,眉心,莫龄龄才猛然清醒过来,
“感觉怎么样?还疼得厉害吗?有没有好一点?”
对江涛来说,或许莫龄龄本身就是一剂良药。
额头抵着她的,两人的鼻子都挺得很,鼻尖相互轻轻蹭着,在准确吻住她的唇之前,江涛听见了温软又坚定的声音,
“我爱你。”





47

47、第 47 章 。。。 
 
 
莫龄龄从没想过缠绵会发生在这个时候,他还病着。顺着他的力躺下,自己的身体火热,他的明显稍凉,交缠在一起,狠狠地用力。在尚存一丝理智之际,动作不敢太大,只是抱紧他,轻轻说,“不行…你现在需要休息……”对方显然不肯,咬了咬她的耳垂,继而转为吸吮,模糊不清地吐出四个字,“现在就要…”

莫龄龄哭笑不得,这人孩子脾气又上来了,若日后报纸头条登上“XX集团江总与女友异国寻欢过度导致阑尾炎复发入院”,那还了得!!
“江涛,别闹…”边说边拿手抵住他的进攻,“你现在需要休息,等回去了我任由你处置,好不好?”天晓得她自己忍得有多辛苦。

江涛这个时候其实哪儿来的力气,只不过一下子实在控制不住自己而已。药起了作用,疼痛减轻不少,可身上还是脱力。手上的动作慢慢停止,就让她抱着,“回去我要连本带利一起讨回来。”

两人相拥而睡。莫龄龄连夜赶来,见他发病又紧张又害怕,此时已经倦极,睡意铺天盖地而来,嘟囔着问了句,“感觉好点了?”
“放心,快睡。”这是清醒时听到的最后四个字。

江涛侧身搂着她,手指一下下梳理她的长发,然后轻轻吻在眉心,便合了眼,沉沉睡去。
这一觉时间不长,但睡得格外安稳。莫龄龄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已全是夕阳西下的金黄色。习惯性地想伸个懒腰,才发觉自己仍被某人箍着。几个小时下来,两人竟谁也没有动。
睁大眼盯着他看,越看越恼自己。这样别扭又自相矛盾的女人,怎么就值得他江涛放□段,丢掉公事,忍着病痛一路追来这里。

“看够了没有?”枕边的人突然说话,倒是把独自懊悔的人吓了一跳。
“你醒了?”怪事,这人没睁眼竟也晓得自己在看他,“好了?一点儿不疼了?”
“恩,顾展朋的药还算管用。”
“你还说…回去就动手术…要不我们明天就走吧?可是,你的身体吃不吃得消?”说着又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低烧持续不退,是药性把疼痛强压下去罢了,随时都会卷土重来。

“现在你舍得回去了?”他一直维持侧身的姿势,始终闭着眼睛。
“都道过歉了…在新闻里看见你没出席竞标大会,我害怕得要死,以为你出了事…”想到那时的震撼,到现在还有些后怕。
“是谁狠心的撂下话就跑?…”本还想说什么,到嘴边的话突然收住。有柔软的手指碰触面庞,指尖点在眉心,抚过眼睑,滑下鼻梁,最后在停在唇上。这样软的有些酥麻的触感让他缓缓睁开眼睛。

“江涛,你那么聪明,这一次为什么就这样来了……”把手覆在他 
 47、第 47 章 。。。 
 
 
的胃上,温热的掌心摊开,慢慢地揉着。刚才伸手去环他的腰,手臂触到的上腹已经一片冰凉。

看着褐色的瞳孔又泛起水雾,心中酸疼。

“好了, 都过去了。以后你再不能这样,说走就走。”莫龄龄往他身边又挪了挪,缩进他怀里,“我也要向你道歉,私下联络了秦韵。不过,我真没想过要查你什么,我只是……”
“我知道,江涛,我都信。秦韵是那样专业的心理医生,我也信她。其实冷静下来再想,我气得根本是我自己。从莹莹身边抢走了你,又比她还能让你生气,只是过不了自己这关,你那么优秀,却和这样一个我在一起。”
“看你平时精明冷静,脑子里怎么尽胡思乱想。 我只说一次,你听好,我江涛的喜怒哀乐只想,也只会让你莫龄龄一个人看,记住了没有?”

停顿一会儿,怀里的人才轻轻“恩”了声,吸吸鼻子,又说,“我想回家,”已有明显的鼻音。

爱情,真是美妙,能让一个人如此渴望甚至奋不顾身地想去靠近另一个完全没有血缘的人。
就如此刻的他们。
寰宇之间,再无其他。
**
在床上赖到傍晚,莫龄龄决定得出去弄点东西吃,特别是身边的人,他已经一天一夜没进食了吧。腹中空空,胃一定更加难受。起床穿衣,心里还在盘算着去哪儿给他弄些易消化的东西,床上的人也一骨碌坐起来,要与她一起。
“你不能去,乖乖睡着,我一会儿就回来了。”
那人也不理,径自往身上套衣服。
莫龄龄急了,她都不知道上哪儿去找他能吃得下的东西,何况他还白着张脸,发着烧,出去乱晃一气直接昏倒都说不定。
一急,推了他一把,“好好躺着不行嘛?!我要急死了!”
或许身子真的太弱,被她一推,江涛竟一个重心不稳,歪歪地倒在床边,喘着粗气,“什么时候变这么野蛮了?”
“对不起对不起…”莫龄龄没想到他虚弱成这样,连忙扶起他靠在自己身上,“有没有哪里疼?是不是头晕?”
江涛喘了喘,调整好气息,才又说,“只给你十五分钟,要是不回来我就去找你…”
原来怕的是这个,原来他担心的是这个!心里酸疼,那股劲儿直往鼻子里冲,呛得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儿。
“不会再走了。我要跟着你,一起回家。”

待门在莫龄龄背后轻轻锁上,坐在床边的人终是坚持不住,手按着腹部,咬牙渐渐弯下了腰。身体他自己有数,也清楚应该马上手术,但在这里却觉得心慌。她回来身边,却还不够, 
 47、第 47 章 。。。 
 
 
彷佛一定得带着她漂洋过海地回去他们的家,才放心,才安心。嘴角扯出一丝自嘲的笑,江涛啊江涛,没有安全感这档子事儿不都是娘们儿的玩意,你瞎凑合什么?!

中国同胞分布全球,这是事实。莫龄龄在外面转了一会儿,毫不费力地就发现了一家华人开的小餐馆,可在国外,这些所谓的中餐哪里还正宗,老早西化的不成样子。同是中国人,孤身在外总是很能互相帮助,莫龄龄稍做解释,餐馆老板便立即同意,并亲自下厨,没几分钟便打包了两分热腾腾的面。虽只是清汤挂面,但江涛此时能吃下的恐怕也只有这个了。同老板道过谢,看了看表,他只给十五分钟,她绝对相信他不是说着玩玩的。加快步子往酒店走,还好,维罗那不大,酒店在中心位置,周围什么都有,没几步路。刷卡进门,他正半靠半躺,开了电视在看。

“是不是很准时?我买了面,吃一点垫着,会舒服点。”
VIP套房在卧室外间有个厅,莫龄龄小心搀扶着他走过去坐好,倒被他笑话,
“我还没病入膏肓,”
“扶着稳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