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帝库阁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俩俩相望-第2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太厚了这件…不穿……唉,头发…”

“一会儿着了凉,感冒还不怕,要是胃受了凉,又该遭罪了,就只有这三天休息…”莫龄龄才不理他,直接把衣服往头上套。那么大人了, 还是个江总呢,竟然穿衣都要人伺候。

“一会儿好好问问封璇,别凶她,应该是吵架了。”
“过节也不让人清净,折腾我们做什么……”

不是一次两次了, 那两口子三天两头吵架,都是火爆脾气,掀桌子摔碗的,一闹就往他们家跑。

“这次又为什么吵了?”江涛坐在沙发里,就着莫龄龄的手喝水。

“唉唉,这国庆阅兵得折腾多少人啊…”封璇一脸同情地盯着电视。

“程思知不知道你在这儿?”

“龄龄,过来坐,咱来瞧瞧有帅哥没?”她招招手,像个主人似的,硬是把倚在江涛身边的莫龄龄给拉了过去,无视某人脸上已经阴云密布。

“打个电话给程思,免得他着急。”莫龄龄心急,她晓得江涛估计下一秒就要发作,封璇也不是省油的灯。

“你们说,他们这样直挺挺地站着,万一有人闹肚子了怎么办?”果然……

莫龄龄都来不及擦汗,那边江涛已经拿起电话,声音低沉,“是我,过来把你家这位领回去!”

程思神速,人一会儿就到了,莫龄龄都怀疑他是不是根本就在楼下。这人脸色很不好,估计是被封璇折腾的,哄了半天才把人带走。

“吓死我了,以为你要发火。”莫龄龄靠着江涛在看电视。
“不应该?怎么每次吵架就跑来?我们好不容易有点时间休息,也来捣乱!”
“江总原来是要二人世界呀?”揪着他的小辫子很难得,总得损一番。

他倒不理,低头在她发顶吻了吻,“饿了。”

三天在家,两人效率极低,什么事都没 
 53、番外-国庆 。。。 
 
 
干,从早上起来开始,就粘在一起,一直到晚上入睡,当然除了去卫生间。期间,江涛犯了两次胃疼,把莫龄龄吓坏了,更是一步都不愿离开他身边。美好的时光总是太快,去机场那天,他还是白着脸,小禾实相地钻回车里在停车场等,莫龄龄陪江涛坐着,一脸担心,

“还疼不疼?”
“还好,你别担心。”
“总是还好还好,在我面前都逞强成这样,真不敢想象你一个人胃疼的时候是什么样,怎么能不担心?”说着说着眼眶又红起来。真没出息,以前一个人的时候,很少哭,后来遇见他,经历那么多事,也哭得少,偏偏在一起了之后,见不得他一点病一分痛。

“要不我就不去了,派别人过去,你别哭。”心疼她,远远多过胃里的痛。

“正经事也不能耽误,你好好照顾自己,药都带齐了,疼了就吃,不舒服的话就别喝酒了,早点回来……”坚强如她,竟然也像个小女生,哭哭啼啼不愿他走。

开闸,大家排队,陆续登机,大概是因为还在国庆假期,大多都是扯家带口出去旅游的,女人,一手牵着孩子,跟在提着行李的丈夫后面。

“每天都给你打电话。”
“恩…”
“能不喝酒我一定不喝。”
“恩…”
“尽量早回来。”
“恩…”
“你在家要注意安全,晚上睡觉门窗煤气都关好。”
“恩…”
“乖,我很快回来。”
“恩…”

不再是少男少女,也过了爱情热恋期,可是这一次,如此难舍难分,小小的分开就像分开一辈子。仿佛看着心里的珍宝,就在眼前,却不得不转身,那样舍不得。
已经起身走在前面的他突然停下,转身,
“你过来,让我亲亲。”江涛拥住她,轻轻地吻在她的额头,鼻尖,和温软的唇,“我走了啊。”

“江涛……”也不管别人是不是在盯着他们看,两个成年人,当众缠绵,实在招人目光。莫龄龄一向低调,这会儿竟圈着他的腰不撒手,“不放心你…胃还疼着呢……”

“……乖,我保证会好好的,恩?过节呢,不哭……”

时光如飞箭,光阴如流水,对于厮守,他们尽力而为,因为很爱,很喜欢。

告别了半天,终于各自转身。可没走几步,莫龄龄就被身后突如其来的巨大力量一拉,跌进熟悉的怀抱,他紧紧箍着她,她只能感觉到他一上一下剧烈起伏的胸膛。

“江涛…怎么了?…”
半晌,他才长吁一口气,拉着她的手往另一个方向走,“补票,跟我走!”

 

作者有话要说:呼呼,终于,总算,补完。道歉,你们pia我,惩罚我吧!!
*

又犯错误了。。。。我知道我已经没有信用可言了,大家惩罚我吧~~
还是没码完,各位等得着急,就先放点上来,明天,明天我一定完成任务!!!

*

程小思那儿也没进展,这儿也啥都米有,实在太对不起观众,睡前先码了点上来,明天补完。




54

54、番外-挂瓶 。。。 
 
 

据说是几股强冷空气汇集,一齐袭击A市,气温骤降至零度,天色阴霾,风雨不停,伤风感冒人数陡然剧增,医院爆满。因而有的患者便开了药,去离家近的诊所挂瓶,一来人稍微少些,二来避免再吸入过量细菌。

程思和江涛碰巧出差,两人家的女眷未能逃脱病菌的魔掌。


A.你侬我侬。

江涛:“你在哪?”他曲起食指敲了敲眉心。

莫龄龄:“回来了?”

江涛:“恩。不在家?周围很吵…”

莫龄龄:“我…我在楼下诊所…”没做错事,声音却越来越小。

江涛:“怎么了?病了?”原先放松地靠在椅背里的身子猛地坐直,“小禾,开快点。”
莫龄龄:“没事没事,就是感冒有点发烧在打吊针,你们慢慢开!”

江涛:“我马上就到。晚饭吃过没有?”

莫龄龄:“啊,都6点多了,你晚饭吃了没?”

江涛叹气:“龄龄…别让我担心。”

那头轻轻“噢”了一声,又说:“还没有……那你也不能让我担心。”

江涛轻轻笑说,“等我。”

很快,极快,非常快。小小并且挤满了人的诊所里,快步走进一位高大帅气的男人,在打吊针的上至花甲老人下到吵闹的孩子,连带着护士和陪同家人,目光齐唰唰地向他看去。

莫龄龄惊讶:“这么快?让你们慢点儿开,我又没事。”

江涛在她面前蹲下,捧着她那只扎着针的手看了看:“小禾一会儿送晚饭过来。疼不疼?”

莫龄龄无奈地摇了摇头:“你们吃了晚饭来我还安心些。”

邻座的大婶大约是觉得江涛的姿势对他这个高度来说有点累,于是站起来,脸上开出一朵大花:“来来,来这坐,我正要出去转转。”

江涛礼貌地谢过之后便坐了下来:“什么时候开始挂的?”

莫龄龄:“今天第三天,最后一针了。”

江涛皱了皱眉:“前几天怎么没和我说?”

莫龄龄晓得他的脾气,吃软不吃硬,连忙用空出来的手去拉他的:“怕你担心,又要急着赶回来。反正热度不高,下次我一定坦白点儿。”

以为还得哄他一阵,倒听他突然提高了声音:“手那么凉!怎么回事?青成这样?”

莫龄龄吓了一跳:“昨天没扎好,你别紧张。”

江涛明显有些恼了:“应该去医院让医生扎针,怎么不通知顾展朋过来?这里是谁给你扎的 
 54、番外-挂瓶 。。。 
 
 
?”

莫龄龄心想糟糕,飞快摊开手掌同他十指相扣:“人家小护士又不是故意的…你看看,小朋友都被你吓着了…”果然,对面一小女孩儿,脑袋上两根羊角小辫,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江涛也觉得自己声音大了些,假意咳了两声,又压低声音:“你太乱来了,要我心疼死是不是?”

莫龄龄顺势倚靠在他身上,头枕着他的肩膀:“以后不敢了。”话音未落,就感觉到一记很轻很轻的吻落在发顶。

十分钟后,瓶里的药水即将挂尽。

莫龄龄:“不用叫护士,你给我拔了吧。”

江涛:“好。”顿了一会儿又说:“我会轻一些。”

莫龄龄忍着笑,看面前的男人一副视死如归地模样,非常小心地揭起医用胶布,手指竟然在抖。

莫龄龄:“江涛…”

江涛猛地抬头,停止手上的动作:“弄疼你了?”

莫龄龄:“没有。一点儿不疼的,你拔就是了。”

江涛:“……”

在商场上覆手翻云雾的男人,给一个女人拔一刻小小的针头,竟然紧张到发抖并且不知如何下手!就在莫龄龄快憋不住的时候,听见他有些颓丧又十分如释重负的声音,

“护士,请来这边处理一下。。。。。。”


B.欢喜冤家

程思:“你在哪?”靠,从进入A市开始,雨就没停过,路上行人个个冻得缩头缩脑。

封璇:“回来了?”

程思:“恩,不在家?周围很吵…大冷天的你又跑哪儿玩去了?!也不怕冻着!”

娘希痞,出差一个多礼拜,这才刚回来呢,就开始吼人!

封璇按下火气:“你管我?!自个儿回家去!”
这丫头是要造反了!程思刚要开口,就听电话那头有人喊了声“医生,这儿好了,请拔一下”以及婴儿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心头一颤,程思急急地问,“你在哪里?在医院是不是?……小乔,停一下,我来开……生病了?什么病?严不严重?乖乖呆着,等我。”

“唉!我……”封璇什么都还没来得及说,他就掐了线。凶她吼她,心里又比谁都宝贝她,封璇“咯咯”笑了两声,很是得意,单手在包里翻了半天,拿出一颗大白兔递给对面的小女孩,“姐姐请你吃的!”

果然,十分钟还没到,手机又哇哇唱起来,封璇骂了声“白痴”才接起,就听他喊,“小疯子你在哪家医院?!”

哈哈,是 
 54、番外-挂瓶 。。。 
 
 
谁刚才手脚那么利索,电话挂得那么快!

“谁说我在医院了?”封璇洋洋得意。

程思:“你是不是要急死我?!”

封璇:“我的礼物呢?”

程思:“有的有的。封璇!在哪儿?!”

好吧好吧,有人生气了。

“咱家对面的诊所里。”

一刻钟后,小小并且挤满了人的诊所里,风风火火闯进一位高大帅气的男人,在打吊针的上至花甲老人下到吵闹的孩子,连带着护士和陪同家人,目光齐唰唰地向他看去。

封璇惊讶:“这么快?是你开车的吧,啧啧,可怜的小乔。”

程思不理,在她面前蹲下,捧着她那只扎着针的手看了看:“小乔一会儿送晚饭过来。疼不疼?”

封璇无奈地摇了摇头:“你们的车肯定被拍了照!你那点儿分快被扣光了吧。”

程思瞪了她一眼:“生病还这么有精神!”

莫龄龄的旁边坐的是一小女孩儿,本来单手捏着一本画册看得入神,可从程思进来开事,她彷佛被很严重地打扰了,因为她改看程思,再没瞧画册一眼,连她妈妈叫来护士给她拔针,她也还是盯着他。
“哥哥,你坐这里,我挂完了,我回家了。”小女生揪着程思的衣角,有些不好意思,小脸通红,被她妈妈牵着走的时候,还特地回头,“哥哥,我走了。”

封璇嗤嗤地笑:“大小通吃啊程总。”

程思叹气:“你省点力气啊,我也好省点心。我才离开几天,你就折腾来打针了。怎么回事?!”

封璇:“流感呗,又不是我自愿的,你那么凶干吗!”

程思很小心地拿过她扎着针的手,放在自己腿上,“冷不冷,”没等她说冷,手背上就覆上他温暖的掌心,很暖很暖,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