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帝库阁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艳色都市-第5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重新踏上回家的征程后,陆源对秦梦卿道:“梦卿,你小时候是在农村的?”
        “没有,我一直在城里长大。不过我小时候放暑假的时候我会回我老家住上半月十天。”秦梦卿回道。
        “哦。”陆源明白秦梦卿为什么刚才会有深深的一叫了。
        等陆源和秦梦卿完成他们间的浪漫之旅回到秦梦卿的住舍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而此时陆源还是除了早餐的那碗牛腩粉外没有一点东西下肚子,他知道不能再逞强了,于是摸了摸饿了一天的肚子对秦梦卿道:“梦卿,我真的顶不住了,你家有没有零食?”
        秦梦卿笑道:“大厅的冰箱里有,你自己去拿吧。”秦梦卿现在已经完全把陆源当成朋友来看待了,所以语气很平和,也很自然,没有一点奉承和造作。
        秦梦卿把煮饭这个任务交给佣人后,其他一切菜肴她准备和陆源亲自下厨。菜陆源还可以削切,但鱼可就不行了。陆源道:“这鱼怕又要交给你的那个佣人了。”
        秦梦卿却道:“我以前看过我妈妈削切过,让我来。”
        “唉呦!”还未等秦梦卿把鱼剥杀,鱼鳍却首先刺破了秦梦卿的娇嫩皮肤,最可笑的是这鱼还是死掉了的。
        陆源关心道:“你没事吧,我帮你看下。”
        “不用了,没事。”
        “你先包扎下伤口,这条可恶的死鱼还是让我来吧。”陆源指着那条鲜鱼道。
        当秦梦卿简单用一个止血贴包住出血的手指重新回到厨房时,她既好笑又好气,原来陆源此刻正在用他的陆氏杀鱼刀法在泡制着这条不懂怜香惜玉的恶鱼。只见陆源把鱼头和鱼肚整一块都割了下来,只剩中间的鱼肉部分。
        陆源也发现了秦梦卿,傻笑道:“怎么样,我这种杀鱼方式还不赖吧?”
        看陆源那得意样,似乎在赞他这种让人笑掉大牙的剥鱼法很高明,秦梦卿道:“让你这样搞法,这鱼煮熟了还可以吃吗?”
        陆源笑道:“只要煮得好吃味道绝对鲜甜,那过会你来煮好了。”陆源并不想和秦梦卿争功。
        秦梦卿也不理自己会否把鲜鱼煮成炭鱼了,道:“你等下,我先问下凤姐。”看来秦梦卿并不想在陆源面前出丑,只不过她这样临时抱佛脚有用吗?不说陆源,就连秦梦卿自己都没多少信心,但这也是不是办法的办法。
        现在陆源和秦梦卿是分工合作,陆源负责削切,而秦梦卿则负责煎煮,不过为了使自己不至于全军覆没,秦梦卿还是让佣人凤姐用药材配料先煮了一祸大补汤。
        没有任何家庭主妇经验的秦梦卿仅仅是炒一个小菜就已经忙得她满头大汗,头发也凌乱得很,早就横七竖八地垂落在她的粉脸旁。
        陆源感觉到秦梦卿现在不再是一个大众情人,而是一位贤德的妻子,正在厨房为即将要下班的老公煮着饭菜。陆源此刻真想把眼前这位多了一份贤德美的秦梦卿从后面紧紧地抱住,直至她同意和自己在床上共舞为止。
        现在不再是浪漫而是对秦梦卿的折磨,秦梦卿那件紧身的短袖已经被汗水浸得湿透了,早就把她的迷人身体进一步如隐如现地展示在陆源眼前,挑引着陆源的欲火。
        “阿源,把柜子上面的生粉给我,凤姐刚才说这些排骨下些生粉会更好吃。”秦梦卿不经意已经又对陆源改呼唤了。秦梦卿现在还真像一个专家,不过陆源知道她只是一个伪专家。
        秦梦卿那被汗水打湿的短袖现在如同‘伟哥’一加速了心中那团对秦梦卿的欲欲爱火,所以当陆源走到秦梦卿身边把生粉递给她后,双手再也忍不住了,从后面把秦梦卿轻轻的包住了。秦梦卿身体也因陆源的大胆行为而颤抖了一下但她却并没作出反抗的动作仍然在炸她的美食。秦梦卿的宽容更加壮大了陆源的色胆,他双手已经不再满足停留在秦梦卿的身体外面了,他慢慢地向上移并轻抚起秦梦卿那对丰满的Ru房了。
        “啊…别,阿源。你放手。”秦梦卿娇了一声后对陆源道。
        陆源早就让秦梦卿点燃了欲火钱,不但没放手,反而用力把正在煮东西的秦梦卿用力转向他这一边然后给她一个热吻。开始秦梦卿还有点反抗但很快就被陆源给融化了,并和陆源对吻起来,双手也紧搂着陆源背部,似怕陆源会离开她般。
奇商篇 第八十三章 美味的激|情排骨
    正当陆源以为会一路凯歌之时,突然感到自己手指被秦梦卿紧紧地挟住,他不由停下了动作。

()好看的txt电子书
        秦梦卿也趁机用尽全力想推开陆源,迷乱中的陆源还是感觉得到秦梦卿的全力反抗,虽然他很不舍,但也只能忍住欲火放开了秦梦卿,陆源很清楚如果不放开的话后果可能很严重,万事都要有一个过程,所以和秦梦卿的激|情也不例外。
        全身被陆源探得差不多的秦梦卿现在也不理那可能已经炸焦了的美食,道“我先去洗澡,东西你来煮。”说完也不看陆源一眼,脸色很绯红地离开厨房向她的卧室走去。
        陆源盯着自己那只还留有秦梦卿下身香液的淫手,刚才的一幕不由再一次沁上心头。就差那么一点点了,虽然有点失望但却也使陆源察悟到,秦梦卿极有可能爱上自己了,下次,只要下次还有这种机会陆源知道自己一定可以好好品尝下这个大众情的滋味。
        浴后的秦梦卿穿起了一条长袖套衣,可能怕自己太性感会再一次挑引起陆源的色欲吧。因刚才那短暂的未果激|情,秦梦卿和陆源突然少了一道语言的桥梁,一时之间厨房如同漆黑般静得可怕。
        “陆源,把这些菜都端出大厅。”秦梦卿见菜肴都煮好了,打破沉默道。
        “好的。”陆源也没多说,更多的是以行动回应了秦梦卿。
        这时秦梦卿已经把佣人凤姐熬好的药材宝汤从下面端了上来,看来离开饭的时间已经不远了。等秦梦卿坐下到餐桌前,陆源小声道:“对不起,梦卿。”
        在秦梦卿这种极度性饥渴的年龄,刚才她的欲火绝不比陆源少,但在最紧要关头她还是拒绝了陆源这个越来越讨她喜欢的男子。在秦梦卿内心深处,她喜欢渴望一位爱她痛她的男人出现并和他共赴巫山以安抚自己寂寞的心。陆源在秦梦卿眼中只不过是让她看起来很顺眼的好男人,而离自己心中的理想男子却终始差那么一点,所以才有刚才突然紧闭蓬门。
        现在陆源再一次提起刚才的羞事,秦梦卿不由想起自己全身最秘密之处早就让眼前这个男人抚摸个够了。毕竟她还没喜欢陆源到可以做他女朋友甚至上床的阶段,此刻脸上如同喝了红酒般红润,令任何男人都想把她采摘掉。秦梦卿低声道:“这也不能怪你,你以后不再谈这事就行了。”
        陆源很想知道秦梦卿是否真的对自己有感觉,所以他现在还要提起,他问道:“为什么?”
        秦梦卿放下刚拿起的饭碗,望向陆源道:“你不适合我。”
        秦梦卿虽然仅仅回答五个字,但已经告诉陆源,她拒绝了陆源的追求。
        “你难道不觉得我们今天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吗?”陆源怎么会被秦梦卿一句吓退呢,比刚才更加直达表白对秦梦卿的爱。
        “我已经有男朋友了,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拒绝你了吧。”秦梦卿淡淡回道,而此时的气氛也不再有单车时的浪漫,而是显得很别扭。
        陆源不是情痴——情场上的白痴,如果秦梦卿对他没感觉就不会让他的色手直捣花心了。——有男朋友?——这是多么无力的理由啊!回想起秦梦卿那如Chu女般紧密的圣地,就算秦梦卿结婚了,陆源都会感觉到她老公仅仅是她名义上夫妻,更不用说这个可能是谎言的男朋友了。
        陆源道:“不知你的那所说的那位幸运儿是哪位呢?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只不过是怕别人说闲话而不敢承认,对不对?”陆源现在更加直白了,一副不把秦梦卿弄到手不罢休的样子。
        “我有权力对我的私人事保持沉默,我承认我对你非常有好感,但仅仅如此而尔。陆源,你别多心了。来,快渴汤,都快凉了。”慢慢地,秦梦卿已经再没有刚才的拘紧了。
        “梦卿,那我只能暗暗祝福你了。希望你们才幸福快乐。”陆源一改刚才威迫的态度,友好地回道。但陆源内心可不是这样的,陆源才不信秦梦卿的片面之词,他认为秦梦卿绝对是爱他的,但他也怕因自己的过份狂热而降低秦梦卿对自己的好感。有些事是急不来的,而把秦梦卿泡上床就是属于这种事。陆源心内狂吼道:“梦卿,我一定会令你甘愿做我陆源的床上伴侣。”
        秦梦卿笑了一声,道:“这些菜是不是很难吃?”
        想通了的陆源也恢复了早前的笑容,道:“不是很难吃,而是非常难吃。”
        “那还不是一样!?!”秦梦卿也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笑着问道。
        陆源知道自己这种政策起码从现在来看是对的了,因为此时的秦梦卿又是一副很开心的样子。陆源心想只要自己经常让秦梦卿开心,那他离秦梦卿所谓的理想男子也就不远了。陆源挟起已经快变成黑炭的炸排骨,尝了一口道:“怎么会相同呢?你所说的是三个字而我所说的是四个字。就说这排骨吧,就是非常难吃而不是很难吃。”
        秦梦卿脑袋也不算笨了,但她却不知陆源是什么意思,嗔怪道:“都不知你说什么!我…我煮的东西你还可以勉强吃得下去吧?”
        陆源笑道:“我是说就算你煮得比我还难吃,我都会吃光,因为我现在的肚子太饿了。不说了,吃饭。”说完陆源还真是津津有味吃着秦梦卿的处子煮。
        秦梦卿看着陆源大啃小啃地吃着自己的杰作,真是狼狈的很,也开始有点心动了。因为她对自己煮的东西信心不足,所以一直都不敢尝试,现在见陆源那食态,自己再犹豫的话怕再过一分钟就尝不到了。于是秦梦卿也挟起了一块自己所煎的荷包蛋,她轻轻一品突然有一种在吃生盐的感觉,咸,实在太咸了。接着秦梦卿带点奢望又挟了一条菜心,正当她要把菜心放下小嘴时,还在疯狂进餐中的陆源却突然冒出一句话来。只听陆源道:“别吃,小心拉肚子。”
        秦梦卿带着很歉意的眼光向陆源望去,问道:“是不是也太咸了?我先尝下。”秦梦卿是一位比较好奇的女子,陆源的劝告并没有使她停止了自己的品尝。
        不过很快秦梦卿就后悔了,刚才的荷包蛋虽然咸了点但起码还可以入口,但进入她嘴里的菜心秦梦卿却不得不挟了出来,放到桌边上。秦梦卿叫道:“这菜怎么和没煮差不多,我记得好像在锅里炒了很久的啊?”
        陆源心道:“我哪知道你,希望你的床上功夫可别像你厨艺这么差,要不我泡到你都没意思。”陆源把炸排骨挟到秦梦卿的碗里,道:“你尝下这个吧,真想不到我原先以为最不能入口的东西你却把它煮得比我碧湖酒店里的还好吃。”
        因为秦梦卿在炸排骨那刻正是她和陆源激|情抚摸之时,所以现在陆源这么说她以为陆源是想借物喻人并不相信自己真的到了这种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0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