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帝库阁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致命高潮-第3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给的呢?”



第八十章 菊岛神秘叔叔

        几个同学对此议论起来,雷听着,扑克的事他不再感兴趣,倒是对秦钊的出现没有准备,或许事情并不简单,就问:
    “他长的什么样?有他照片吗?”
    几个人都摇摇头,一位女生眨了眨眼睛说:
    “他性格孤僻,从不和任何人照相,挺怪的。”
    “就是怪嘛,要不然怎么得夜游症呢!”
    一位男生跟着说。伏宇思索了片刻,说道:
    “他年龄偏大,都赶上寝室大哥霍殷了,他们很像,我们总说317有俩大哥,不过大家仍叫他老八,因为他没有霍殷的随和,平时很孤僻。”
    “哦……很孤僻,从外校转来的。”
    雷放自言自语,望了望其他几位同学,大家也都认真地点点头。
    “能谈一下317其他人吗?当然除了几个遇难的学生之外。”
    班长伏宇想了又想,雷警官问的这些问题他们私下里又何尝没有想过,当代大学生的思维也是很敏锐的,只不过从没有过与案件有关的结论,在同学们看来,僵尸一案和317人的死亡倒有点更像是倒霉运,或者是那个寝室是凶宅的原因,有传闻文革期间,曾有人从那间寝室的窗户跳楼。
    班长对雷警官点点头,就继续介绍道:
    “有希望活着的还有老大霍殷,他虽然可能救人淹死了,我们都希望他活着,他为人很好,虽然是个孤儿,可总是帮助大家,几年前和我们一起考上大学,来到这个班就和我们在一起了,没有离开过艺术学院。再有就是老五文冬,还有陆金禹和姜安离,文冬的家在湖南偏僻农村,他也很苦的,和爷爷相依为命,他学习好,不爱表现自己,有种深藏不露的气质。”
    “文东有兄弟姐妹吗?”
    “好象有一个弟弟,我们敢肯定,他假期从不回家的,也很少见有人来看他,就住在学校。”
    “文东也从来没有离开过学校,或者转学来的,对吗?”
    雷想用时间来确定和排除文东的嫌疑。
    “从来没有啊,他们一直和我们在一起,从外地转来的就只有秦钊。”
    “其他几个同学情况怎么样?”
    “陆金禹为人也很好,知识分子家庭,家住陕西,没有特别的经历。姜安离是东北同学,为人豪放热情,爱好体育,与本寝室交往不多,经常在外打球,应该不具备做案的时间前提。他们都和我们大家一样,根本不可能和什么叫梓夜的在外地谈恋爱,而后又杀了什么梓笑,再转到这里来。”
    雷放重重点点头,显然再问其他的话好比竹篮打水,筛不出任何有价值的线索,现在,他将目光又重新注意到那个317第八个不速之客上来。
    “秦钊休学前知道是墨郎将他夜游的事汇报给学校吗?”雷追问。
    “可能不知道,他也很可怜,不知怎么就得了那种怪病,居然对自己夜间的行为不知道。唉,他家里很贫困,只有一位老叔叔相依为命,他叔叔是个渔民,在菊港市的海边,好不容易培养他出来读书,又被无限期休学了,他休学后,老叔叔为此来过一次,我们都很为他难过。”
    “一个老渔民?你们见过吗?他长的什么样子?”
    一位快语女生抢先回答说:
    “个子不高,很瘦,脸部因为风吹,显得比一般老人红,还有许多沧桑的皱纹,就是含辛茹苦老船长的样子。”
    雷听到老渔民,不禁触动了敏感的神经,他压抑心情的非常激动,沉静地接着问道:
    “秦钊就只有叔叔是亲人,而且这个人的确是他叔叔,你们确定吗?”
    “没错的,秦钊休学后,他老叔叔后来和学校说,给孩子治病需要很多钱,可他拿不出,希望能得到帮助。后来学校为了照顾他,就允许他叔叔往学校送一些海产品给食堂,生活有了一点出路,老人很高兴,听他说秦钊的病好得很快,说不定明年就可以回来学习呢。”
    看得出,那名女生平时就很挂心秦钊,对这位患病的同学仍然很怀念的样子。
    “听说,是听谁说的?是老渔民亲口说的吗?”
    雷继续追问。
    “是苏老师啊!她好象有一个假期,去家访过,秦钊的家离这里要二百多里远呢,菊港是个美丽的渔岛,有一次苏老师说正好去那个地方看一个老同学,就到秦钊的家乡去了,回来后还兴高采烈地给大家讲那里的风情,我们还计划今年暑假也去一趟呢。”




……(本卷结束) ……



神秘菊岛的潮汐
第八十一章 联欢会停电杀机

         “苏慕云去了菊港市,这件事发生在什么时候?“
    对于苏慕云去老渔民的家,雷感到非常吃惊。
    “就是上次寒假。”
    “你们知道秦钊家具体地址吗?”
    这是个关键问题,雷紧张地问,可谁都摇摇头。只有一个同学勉强提出建议说:
    “学生入学登记卡片上,应该有详细的家庭地址。”
    雷一笑,却摇摇头。说道:
    “关于317寝室的材料,我们在第一次案发时就全面审查过,根本没有你们提到的秦钊这个人,更不用说是卡片材料,正如你们刚才所说,秦钊是从外地转过来的,学生档案也许是空白。再有,我怀疑他没有留下真实地址,他是通过人际关系调到这里来的。”
    一种莫名的恐惧,随即袭上伏宇和几位同学的心头,雷警官的话让他们感到不解,随即产生了慌乱,紧张的原因当然是那颗曾经埋藏身边却不曾察觉的定时炸弹。伏宇提了一个建议,也许可以找到秦钊的某些线索。
    “雷警官,听说食堂每季度给他叔叔家寄钱,结算海货的款子,您到那里查一下吧!”
    雷放眼睛一亮,这是条很好的提议。
    “谢谢你,伏宇,谢谢你们大家,帮了我们大忙!”
    “雷警官,难道秦钊他是问题的?夜游是……?”
    “案情有新进展时,我再告诉大家,我们不冤枉一个好人,可也不会放过一个阴险分子。另外,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想请大家帮助回忆一下。”
    “您说吧!雷大哥。”
    有了新的思路,大家对帮助警方显出极高的兴致。
    “元旦联欢会的时候你们都在现场吗?”
    班长首先抢答:
    “当然在,苏老师要求不许缺席的,那天我们都像过年一样,很多男生都喝醉了。我们玩得很开心呢!”
    “哦,我不是问这个问题,我是问,墨郎给大家是否讲了故事,是他自愿的,还是节目需要,或者是出于某人提议”
    副班长是一个快言女生,马上回答:
    “是讲的故事啊,就是那个叫梓夜和梓笑的故事,他没讲完就停电了,好神奇耶!我们都说是个灵异事件,不过,我倒记不起是谁先倡议的了,反正墨郎是很高兴才讲的。”
    “那就是说是他自愿讲的,可以肯定吗?”
    雷放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含糊。
    “他……讲到什么时候,停的电?大家能记得吗?”
    伏宇和那名女生都摇了摇头,其余大家无不搔了搔脑袋,时间久了,这样的细节都快忘记了。
    “我提醒一下,他有没有讲梓笑,就是梓夜的妹妹后来爱上了威灵部那一段呢?”
    “啊!记起来了,讲了,说那家伙去了梓笑的家乡,去看她病危妈妈,这个大魔头,竟然坑害那么漂亮的姐妹,这世界真可怕。我记得好象就是这时候,真刚刚大楼就停电了,当时会场很乱,我没都以为是僵尸来了呢,等恢复秩序来电以后,墨郎就闭嘴不讲了!”
    另外一位文静的女生畅言,由于记忆深刻,她的眉梢飞扬起来。雷放再次追问道:
    “讲没讲梓笑是怎么死的?”
    “死了?没有啊!”
    由于这个故事带有灵异色彩,大家几乎都能想起大致情节,于是异口同声回答。
    “好!已经足够了,我就了解这些,非常感谢大家的帮助!”
    雷放马上请来校保卫部部长,党纪通知学院总务部,将学院负责后勤的同志找来,一行人即刻到学院食堂会计科查询。学院的食堂对外往来帐务较多,不过每月给一位老渔民结款的事还是很快就弄出结果,出纳员认真找到了学校给老渔民汇货款的详细地址。这让雷欣喜异常,立刻驱车回到局里,将发现的新情况向老局长做了汇报。
    现在,大家一直判断,所谓秦钊的叔叔,就是那个莆河漂流船的船主,不过为什么秦钊即可能的杀人凶手威灵部会和老渔民扯上关系,这实在是出人意料的事,梓夜姐妹与威灵部水火不容,血海深仇,如果老渔民是威灵部的叔叔的话,那么他保护了僵尸姐妹,难道威灵部会不知情吗?这是层怎么样的关系呢?而为什么苏慕云老师也曾经去菊岛市进行所谓的家访呢?她的目的又是在干什么?



第八十二章 暮云苍茫

         看来,情况出现了混乱,也更加复杂化,老渔民是关键,找到他问题就很好解决了,可以也许是不可能的了,根据一致猜测,他就是上次在莲花镇苑家别墅被害的老人,由于已经遇害,与他关系密切两具女尸又下落不明,这位神秘的秦钊叔叔显得比威灵部更加神秘,他的死难道真的要为继续追查本案划上句号吗?
    雷放的思路和局长们略有不同,他认为,同学们反映,在秦钊生前这位神秘的叔叔并不存在,或者说根本没有出现过,而倒是秦钊休学后,他出现了,而且还获得了学院的照顾,能让他有机会每月或者不定期来这里,非常畅通无阻地进入艺术学院,这是否会与后来在学院一系列的谋杀案,以及所谓僵尸闹鬼案有某种必然的联系呢?虽然雷放不能肯定老渔民出现的绝对可疑,至少,他怀疑,他还是倾向于两姐妹的,他同情她们,至于他和自己的侄子秦钊,也就是犯罪嫌疑人威灵部的关系,就需要进一步调查了。
    雷放回到局里,像往常一样打电话给远在外地的严警官,询问当地办案人员寻找苏慕云下落的情况,得到的还是那句老话,没有任何线索。老严依然是宽慰,低沉的语调似一杯促膝的老酒,他体会得到雷放的心情,几句对前景的乐观推敲之后,等待的也依旧是雷放的沉默。
    “还没有任何线索,如果是绑架,也该有绑匪的索求,现在只能怀疑,苏慕云极有可能落入了威灵部案件凶犯的手里,他们也许在打这张美人牌,目的就是为了对付你,小雷,要有一些心理准备。”
    “我知道了,老严。”
    他早就有了这种准备,某一天会突如其来的坏消息,将打碎他的情恋之梦。一位优秀的警官,一个痴迷美女老师的青年,他的警官职责毕竟还不足以完全抵消对案件当事人的情感介入,对苏慕云的思念并没有随着梓夜案件对她的不利指向而停止过,在他心里,她依旧是那样无辜和善美,即使秦钊的出现有理由锁定苏慕云在这起案件中的特殊角色,但是,他还是坚信,这位来自大山里美丽的女孩,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圣洁莲花。
    张容这阵子很少提及苏慕云的事,他知道亲密的大哥雷放那颗敏感苦痛的心,是不会接受任何对那位神秘女人的半点不利指责的,当然,他也希望那位小美女老师平安无恙,可这几乎是一个苍白的祝愿,失踪了这么多时日的漂亮女人,多半是遭到了不幸,作为警察,他有许多经验可以认定这一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