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帝库阁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凤御谣-第1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女皇道:“哦?什么?”
  就听长孙苜扬声道:“众所周知,先皇有一对龙凤胎,样貌相似,其中一人幼时患病而亡,但无人知晓活下来的是哪一位。皇上,坊间传言,您非………”
  “大胆!”女皇音调高扬,“敢质疑朕的性别?长孙卿家,你不会在喝酒之前还要让人给朕验身吧?嗯?”
  长孙苜抱拳道:“微臣不敢,也只是孟贵君追随您时日不短,但一直无所出。”
  女皇冷笑道:“孟贵君身体欠佳,不易受孕,这点,你应该很清楚。”
  长孙苜扫了眼阮姮道:“皇上,您身边这位客栈小老板与您非亲非故,不如让她代微臣………”
  阮姮满脸惊恐,噗通一声跪下,连连摆手,懦弱道:“长孙尚书,您别为小的,小的就是一做生意的,上有老,下有小,这,这是女皇呀,这是欺君之罪,要诛九族的,小的不敢!小的不敢!”说着还有模有样地磕头求饶,看的众人在一旁咋舌,长孙苜这样逼女皇确实过了!
  女皇却缓缓道:“长孙卿家,你执意如此吗?”
  长孙苜道:“是。”
  女皇一把拽起阮姮道:“别磕头了,来,站在朕的这边。”
  阮姮装作慌张地说道:“皇上,小的小的不不不敢!”
  众人看着阮姮的样子,心道果然是客栈小老板,胆识也不过如此,但邬笙和步亦和却带着看戏的心情盯着阮姮。
  于是,女皇背对众人,阮姮面对着她,只见女皇抓着阮姮的手,从自己的领口放了进去,阮姮像受惊了一样,一下子把手抽了出来,就在女皇再次要抓阮姮的手想她下身摸去的时候,阮姮连忙道:“不不不用了,小的已经,咳咳。”
  长孙苜神色复杂地望着阮姮道:“小元,是什么?”
  阮姮战战兢兢地说道:“女皇,自然是女子,”然后又跪下了,冲着女皇直磕头,“小的不想死呀,小的还想活呀!”
  女皇又把阮姮拎起来道:“闭嘴,吵死了!”
  阮姮就乖乖地闭上了嘴,哆嗦地站在一旁。
  长孙苜挑眉,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神色如常。
  女皇却开始闲谈:“长孙卿家,你是不是该给小元老板赔个礼?你看,你把她可吓得不轻!”
  邬笙听到后嘴角抽了抽,皇上,小元明明是被你“吓”的呀。
  长孙苜只是一抱拳,却并没有开口。
  就听女皇继续道:“卿家也不用担心,一个小老板,不会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的。小元,你看呢?”
  女皇的目光中带着深意,阮姮立刻就明白了,走到长孙苜面前,谄媚地笑道:“长孙尚书,刚才您真是吓死小的了,要知道,小的就是一个普通的做生意的小商人,可得罪不起您这样地位尊贵的人哪,还好女皇大人大量没跟小的计较,尚书呀,小的……”
  长孙苜头疼地听着阮姮像鸡啄米一样唠唠叨叨个不停,她的体内已经是气血翻涌,只要稍一张嘴,鲜血就会喷涌而出。酒里有毒,女皇有意,五年过去了,她都快忘了。
  忽然,阮姮指着长孙苜的身后,一副惊恐的模样叫道:“啊呀!”
  长孙苜被她的神色引得不自觉的紧张,众人都朝阮姮指的那个方向望去,而阮姮却将内力聚在了手指上,轻轻地一挥,以指为力,隔空在长孙苜的后背上一打,就听长孙苜“哇”地一声吐出了一大口血。
  女皇怒道:“长孙苜!你果然有忤逆之意!”
  长孙苜平静地擦了擦嘴角,扫了眼阮姮,瞪着女皇,道:“漆雕禅,还是漆雕初?”话音刚落,她就被人拖了下去。
  女皇的声音中带着威严道:“卿家们不必担心,这二人罪有应得!”
  接着,就听见三人出列恭敬道:
  “臣,工部尚书莫染。”
  “臣,刑部尚书舒震海。”
  “臣,吏部尚书祁毕。”
  然后齐声道:“微臣年事已高,请求辞官,告老还乡。”
  众人们又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场流觞曲水的宫廷宴会,终究也是一场政治斗争呀。
  女皇神色庄重道:“念及三位尚书劳苦功高,朕特准!”
  “谢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这三位尚书从容地退了下去,脸上的神色也颇为轻松,她们等这一刻,等了很久了。
  女皇正色道:“各位卿家,六部制在南吴存在已久,但此制度陋习甚多,朕决定,废除六部制,提礼部尚书邬笙为丞相,礼部官吏步亦和为辅相,邬卿步相,还不领旨?”
  邬笙与步亦和纷纷拜倒,而阮姮也在一旁松了口气。
  这一刻,女皇恐怕是等待许久了吧。每一个政权的更替,带来的都是朝廷内部的洗牌。
  女皇又道:“卿家们继续,朕要休息片刻。”说着给阮姮递了个眼神,阮姮立刻跟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姬雪意还是漆雕禅?

  第37章姬雪意还是漆雕禅?
  阮姮跟着女皇进了寝宫,一进门,阮姮就被女皇扣住了手腕,整个人都贴在了门上。
  女皇俯视着她,嘴角泛出一抹妖异的笑。
  门被锁上,女皇低下头,轻轻地吻了吻阮姮的嘴角。
  阮姮皱眉道:“皇上,您总得让我知道,我是不是亲了一个女子吧?”
  女皇邪气地一笑道:“怎么?有区别?”
  阮姮瞪大眼睛:“当然,我可没有喜欢女人的癖好。”
  女皇的明眸中透着玩味,下一刻,她就吻上了阮姮。
  阮姮只觉嘴唇上有柔软的触感,腰间被掐了下,嘴里就滑进了一个柔软的东西。这是,舌头?阮姮楞在了那里,任女皇灵巧的舌头在自己的嘴中上下翻转。
  许久,女皇放开了被自己吻得七荤八素的阮姮,满意地笑道,用姬雪意的声音道:“阿姮,初吻?”
  阮姮傻傻地点了点头,随即道:“师兄?真是你?”
  女皇挑眉道:“不然呢?刚才你可以是摸到了。”
  阮姮脸一红,姬雪意牵过她的手道:“带你去看我的姐姐。”
  阮姮被他牵着,就听姬雪意娓娓道来:“阿姮,我的本命是漆雕禅,当然,我更喜欢姬雪意。姐姐叫漆雕初。”
  龙凤胎?阮姮想到了长孙苜方才的话。
  从寝宫的暗室进去,有一段很长的路,烛火通明,空气畅通,就听姬雪意道:“见了姐姐,一切你就明白了。”
  姬雪意在前面走着,阮姮被他牵着,没有觉得这个亲昵的动作有任何的怪异。
  两边墙壁上都有火把,狭窄的道路通向了一个敞亮的房间。
  那个房间里,有几个侍者站在一旁,地面上铺着的是软软的毯子,有一个女子趴在毯子上,抱着一个薄被滚来滚去。
  就听姬雪意叫道:“姐!”
  那个女子停了下来,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直接冲着姬雪意扑了过来。
  可是到了半路,她却发现自己弟弟身旁站了一个清秀的女子,这个清秀女子正好奇地看着她。
  她一动脑筋,笑道:“弟媳妇!”
  阮姮扶额,漆雕初,你很有“眼光”嘛!
  姬雪意的嘴角上扬,扶着漆雕初道:“姐,你坐下说,今天有没有乖乖吃饭?”
  漆雕初点头认真道:“有,阿禅,你说乖乖吃饭就可以出去玩!”
  姬雪意无比耐心地安慰道:“是,明天你就可以出去了。”
  漆雕初开心地拍着手掌,偷偷地看了眼阮姮,小声地对姬雪意道:“阿禅,你媳妇?”
  姬雪意笑道:“姐,你真棒!”
  阮姮走过去,执起漆雕初的手,亲切地说道:“姐姐,我是阮姮。”
  漆雕初装作很大姐的样子道:“阿姮呀,我把阿禅交给你了,你要照顾好他!”
  阮姮“嗯”了声,就见漆雕初在他俩的脸上看来看去,阮姮问:“怎么了?”
  “弟媳妇,你喜欢我弟不?”漆雕初眨着大眼睛天真地问道,“你亲下他!”
  阮姮哑然失笑,但看着漆雕初满脸的期待,还是凑过去准备轻轻地在姬雪意的脸上啄一下,但姬雪意却突然扭头,正好那一吻,就轻轻地落在了姬雪意的唇上。
  姬雪意得意地笑了笑,对漆雕初道:“姐,我媳妇不错吧?”
  漆雕初满意地点点头,拍着姬雪意和阮姮的肩膀道:“你们很配哦。”
  姬雪意道:“你再睡一会儿,明天我们来接你出去。”
  “你说的,一言为定!”漆雕禅伸出了小手指,勾住了姬雪意的小拇指。
  阮姮在一旁看着,师兄的脸上全是耐心,完全没有方才的盛怒。
  等姬雪意安慰好了漆雕初,他就领着阮姮回到了寝宫。让阮姮坐在软榻上,他一抬手,刮了刮阮姮的鼻子道:“阿姮,问吧。”
  阮姮看着他盛装的样子,笑道:“女皇陛下?师兄,我看着你还是好别扭。”
  “多看看就不别扭了,你我来日方长。”姬雪意歪着头笑道,继续说,“长孙苜说了,龙凤胎中有一人患病,另一人只好来继承皇位,非常不巧的是,姐姐被算计了。”
  “长孙苜做的?”阮姮问道。
  姬雪意目色深邃道:“这件事至今我也不清楚。从师父那里回来后,我把所有的毒药藏得都很好,没有人知道毒药的所在。但奇怪的就是,姐姐在有一天突然闯进了我的暗室里,胡乱地抓了几把毒药吃了下去。由于暗室中的毒药种类众多,我尝试了很多种解毒的方法都没有效果。”
  “也许,姐姐是想保护你。”阮姮蹙眉说道,语气中带着不确定,“只是我的猜测,你们兄妹俩都是聪明人,长孙苜一早的算计,你们都是知道。如果必须有一个人要中计,做姐姐的,肯定希望你周全。”
  姬雪意苦笑道:“我也想过这个,但姐姐完全没有给自己留退路。”
  “师父呢?师父说什么?”阮姮问道。
  姬雪意却讪讪道:“他老人家神龙见首不见尾。”
  阮姮忽然心生一计道:“想个办法,把师父引过来!”
  看着阮姮两眼放光地计划着,姬雪意扳过阮姮的肩膀,担心地问道:“阿姮,你不怪师兄?”
  阮姮嗔怪道:“你知道室离阁吧?你不是省油的灯,我也不是吃白饭的。”
  姬雪意却道:“室离阁只查出来我与皇室有关系,但并不知道我是谁。”
  阮姮点点头。
  姬雪意道:“因为我没有放出真正的消息,不过你推荐步亦和却在我的计划之外。”
  阮姮眼珠一转道:“她是个人才,我只是尚贤罢了。”
  姬雪意忽然一笑,笑的摇曳生姿道:“我忘了,我家阿姮可是把女皇的位置拱手让人了!”
  阮姮撇了撇嘴角道:“扔了一个,又遇见一个,这年头,怎么满大街都是女皇?”
  “满大街?你以为云游仙人收徒弟是随便收的吗?”姬雪意眯着眼睛靠近阮姮。
  阮姮连忙把手抵在他的胸前道:“皇上,您还有事情要处理,我先回北恒客栈想办法去了。”
  “好!”说着,姬雪意就捧起阮姮的脸,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看着阮姮白皙的皮肤下泛红的羞涩,姬雪意笑道:“去吧,看看阿姮有没有这个本事!”
  阮姮笑道:“姬雪意?还是漆雕禅?”
  阮姮别捏住了鼻子,姬雪意佯装生气道:“叫师兄!”
作者有话要说:  

  ☆、云游仙人上钩

  第38章云游仙人上钩
  阮姮让心腹给步亦和带了信,这会儿,她正坐在绿茵坊侧二层靠窗的位置上喝茶呢。
  初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