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帝库阁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凤御谣-第2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樱炊袷茄俺0傩杖思业男》蚱蓿鼋鍪抢衷谝皇保沧愎涣恕
  牧逐君跳出了庄园,向郊外走去。
  那里,一个装束奇怪的人看到牧逐君后,从树后走了出来,单膝跪地道:“宫主,属下来迟,请宫主责罚!”
  牧逐君傲慢的语气里带着命令道:“今晚行动!”
  “是!”
作者有话要说:  

  ☆、阮鸣失踪

  第45章阮鸣失踪
  阮姮带着姬雪意在京城里饶有兴致地逛游着,跟他讲这处地方有她的什么回忆,当阮姮说到她装傻充愣的时候,姬雪意怜惜地抚了抚阮姮的脸颊,阮姮却轻松地一笑道:“过去了,走,吃好吃的去!”
  姬雪意刚迈出了一步,就浑身一哆嗦,僵在了原地。
  阮姮被他拽了一下,差点没站稳,回头看到了姬雪意满脸的凝重,阮姮四下张望,没有发现异常。
  姬雪意却只是低声道:“闻到了一些,奇怪的味道。”
  “怎么奇怪?”阮姮问道。
  姬雪意却是摇了摇头,小声道:“也许是我多心了,走,吃饭去。”他向前走了几步,回头望向了不远处的小巷子,那里,空无一人。
  翌日,京城,暖晴天。
  当阮姮和姬雪意坐在窗边用完饭后喝茶闲聊时,有一个人步履轻盈地走了进来,淡淡地问道:“介意我坐这里吗?”
  姬雪意见是青墨,道:“师叔,请!”
  青墨坐下,阮姮给他倒了杯茶,就听青墨云淡风轻地说道:“皇上失踪了。”
  阮姮哑然失笑道:“皇上?我娘?还是我姐?”
  青墨冷冷地看了阮姮一眼,道:“阮鸣。”
  阮姮差点被口水呛住,在这个世上,敢直呼母皇名讳的,恐怕也就是眼前这位青墨公子了吧。
  姬雪意却郑重地问道:“失踪?师叔,此话怎讲?”
  青墨戳了口茶,平静道:“今日清晨,我们发现她人不见了。”
  阮姮“嗯”了声,青墨继续道:“牧逐君也不见了。”
  “什么?!”阮姮失声道,“不是昨天还看见他了吗?”
  姬雪意却抓住阮姮的手,把她拉起来道:“走,阿姮,去庄园看看!”
  说着和青墨挥了挥手,两人就向冷宫的方向奔去。而青墨却自在地品着茶,幽幽道:“倒是没人给我的药材捣乱了。”
  豪华庄园。
  离着老远,阮姮就听到了庄园里跟炸了锅一样,有人绊倒,有人嚷嚷,尽是不安的情绪。
  阮姮走进去,看着后爹们忙忙碌碌地在搬着什么,大吼一声:“我来了!”
  姬雪意“噗嗤”一声在她身后笑出了声,阮姮转过头瞪了他一眼。
  阮姮的一位后爹跑过来,拉着阮姮就往里屋拽,边走边唠叨:“阿姮,出大事了了,皇上怎么就不见了!”
  阮姮很淡定地说道:“我娘不是和你们玩捉迷藏吗?”
  这位美人后爹愣了下,随即痛心道:“皇上不玩捉迷藏的。庄园就这么大,我们找了好几遍了。”
  阮姮示意他镇定下来,道:“你把大家召集到正厅,就说我有话要说。”
  后爹答应下来后立刻跑开。
  阮姮走向了正厅,就听姬雪意在她身后缓缓道:“阿姮想做什么?”
  阮姮平静道:“不做什么,问问爹爹们情况而已。”
  片刻后,正厅里坐了一屋子阮鸣的美人夫侍,阮姮命令道:“爹爹们,请一一陈述,昨晚母皇做了什么,有什么异常。”
  “皇上就是与我们一起用了晚膳后,她说要自己清净一会儿。”
  “皇上昨晚是独眠的。”
  “皇上昨晚吃的很少,比平日都少。”
  “没有什么异常,皇上说话与神态都如常。”
  阮姮蹙眉,思索片刻后问道:“昨晚,牧逐君在这里吗?”
  一位后爹说道:“逐君早就不在庄园住了,都是要出嫁的人了,他就住回行栖门的总部了。”
  什么?行栖门还有总部?阮姮错愕,转念一想,室离阁都有,行栖门为什么不能有?何况,杀手组织要比情报组织生钱生得更容易。
  阮姮的脑筋转的飞快,就在她开始有些头疼时,就感觉肩膀上多了些重量。
  回头看去,是姬雪意冲她笑了笑,示意她冷静。
  阮姮点点头,扬声道:“爹爹们不用担心,你们就在庄园里住着,母皇回来也不希望看到大家惊慌失措的样子。”
  “阿姮,你去找皇上吗?”
  “要快些找到,皇上一个人在外面,我们都不放心。”
  阮姮颔首,心下一阵好笑,母皇那么大一个人,有什么不放心的?
  阮姮和姬雪意离开了庄园,走上京城的街头,姬雪意就见阮姮在小巷子里七拐八拐,一头扎进了一个药味熏人的小药铺。
  小药铺冷冷清清,阮姮径直走进了里屋,有个佝偻的老人在那里假寐。
  姬雪意嗅了嗅,发现这个小药铺的稀有药材还真不少,各种气味混杂在空气中,就有一种呛得人想打喷嚏的味道。
  阮姮用手指扣了扣油乎乎的桌面,佝偻老人睁开了眼睛,阮姮正色道:“行栖门总部在哪里?”
  老人颤颤巍巍地行礼后说道:“据属下所知,是在神远村,但那里已经空了。”
  阮姮蹙眉,不禁问道:“京城里就没有行栖门的分部了?”
  老人想了想道:“阁主是在哪里认识牧门主的?”
  阮姮随即明白,道谢了后走了出去。
  姬雪意轻声地赞叹道:“这个人,你都能收为己用。”
  阮姮笑道:“举手之劳罢了。”
  “我以为,百晓生早就死了呢。”姬雪意打趣道。
  阮姮耸耸肩道:“他只是想隐居罢了。”
  这时,一只信鸽扑扇着翅膀落在了姬雪意的肩头,姬雪意取出了信,看到后脸色一变,郑重道:“阿姮,南陵皇宫有变,我要先回去。”
  阮姮理解地说道:“快去吧。反正牧逐君也失踪了,恐怕也没有必要送礼物了。”
  姬雪意在阮姮的面颊上吻了下,温柔地说道:“你自己小心,保持联系!”
  而阮姮,看着姬雪意的身影消失后,独自一人向着莉兰苑的方向走去。
  姬雪意能收到飞鸽传书,是她让室离阁向步亦和放出了消息。江湖上有一个神秘的组织,扬言要在一个月之内灭掉女尊大陆上的皇室政权,南吴是他们下手的第一刀。
  而这个时候,母皇与牧逐君恰巧失踪,是被那个组织用来做诱饵还是人质?又或者,他们知道些什么。
  室离阁在皋陶与南吴的所有势力都在行动着,却依然打探不到关于这个江湖组织一星半点的消息。
  是怎样的组织会有如此神秘的面纱呢?阮姮思索着,加快了走向莉兰苑的脚步。那里,她初识牧逐君,当日的好感,如今的疏远,一切,转眼就过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神族的传说

  第46章神族的传说
  阮姮来到了莉兰苑,却直接绕到了后院的围墙。
  一跃而入后,阮姮顺着墙根打量着莉兰苑的后院。既然牧逐君曾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那么这里就被他当做过行栖门的分部吧?
  阮姮看着这平常的院落,出神地想着,忽然,肩头被人一拍,阮姮回头。
  站在她眼前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子,阮姮问道:“阁下是?”
  那个人摆了一个妖魅的动作,恶心的阮姮直起鸡皮疙瘩,她恍然大悟道:“鸨父?”从上到下打量了下对方,穿着便衣、不化浓妆的鸨父还真是让人认不出来,“你不化妆让我看的好不习惯。”
  鸨父却冷冷地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阮姮打趣道:“找你呀。借一步说话?”
  鸨父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在下还有事,王爷慢走!”
  可是,鸨父越是这样退避的态度越让阮姮心疑,她伸手直逼鸨父的脖颈,鸨父一躲,抬手就劈向阮姮的头,阮姮身子向侧一闪,脚一抬,踢中了鸨父的膝盖,下一刻,手就掐上了对方的脖子,一把将对方按在了围墙的墙壁上。
  阮姮厉声道:“你还有这样的身手,我好意外呀。”
  鸨父冷言道:“王爷,我劝你还是放手。”
  阮姮冷笑道:“哦?怎么?牧逐君想怎么样?”
  鸨父嫌弃道:“王爷这样一个沾花惹草的人,我家门主高攀不起。”
  阮姮一听,就知道套出对方的话有戏,二话不说,抬手就卸掉了鸨父的左肩,将他摁在地上,居高临下地说道:“你们的计划是什么?”
  鸨父的口气却缓了下来,道:“如果王爷今晚能留宿,我定会告知。”
  “好,”阮姮答应道,“我有的是时间。”话音刚落,就把鸨父的左肩接了回去,鸨父揉着左肩,在前面带路,把阮姮带到了莉兰苑的雅间。
  阮姮站在窗前,看着鸨父吩咐人去拿糕点与酒水,就听鸨父缓缓道:“王爷,夜长话多,我们慢慢聊。”
  阮姮坐在桌边,打量着鸨父那张处变不惊的脸,讽刺道:“不做生意了?”
  “生意是要坐的,但能留住王爷这一次,在下也就可以功成身退了。”鸨父说道。
  阮姮听出来他是和自己在绕圈子,用手敲了敲桌子道:“想讲什么?开始吧,本王爷洗耳恭听。”
  就听鸨父的声音低沉了下来,他凝重道:“王爷虽统领着室离阁,但却不是江湖人。江湖一直都有一个传言,这个传言也曾被百晓生证实过,”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阮姮一眼,继续道,“神族者,得天下。”
  “神族?”阮姮重复道,这还是她第一次听说。
  鸨父道:“是,神族。神族是否存在过只是一个传言,但既然百晓生证实了,那就是有迹可循。皇上一直有一统女尊大陆的壮志雄心,而皇上在年轻时也恰巧遇见了百晓生所言的那个神族的人。的确,神族的子嗣不多,虽然男女皆可受孕,但生育后婴孩大多夭折。所以,这么多年来,神族一脉日渐凋零。”
  阮姮听着,觉得自己就像听一个老先生说评书一样,那只是故事,而不是事实。但鸨父郑重认真的神色却让她不得不相信,确实有这么一个族裔的存在。
  鸨父感慨道:“王爷,在下说的都是实话。”
  阮姮挑眉:“那这与我有什么关系?”
  鸨父道:“神族一脉,姬氏是其姓氏。”
  “姬氏?你的意思是,我父君是神族的人?”阮姮错愕地问道。
  鸨父却不言,眼神里带着死寂的冷漠。
  阮姮心下一转,拍案而起:“牧逐君今晚去做什么了?”
  鸨父却笑了:“王爷,在下的任务就是留住王爷,还请王爷今夜好好休息。”说着就要退出去,而阮姮却一下勒住了鸨父的脖子,手指一戳,直接点了他的睡穴,把他扔在了床上。
  这些消息已经足够让她震惊了,鸨父对她说的,也就是牧逐君允许她知道的。
  她打开窗户,直接跳了下去,刚一落地,莉兰苑就有脚步声向她而来。阮姮皱眉,一路狂奔,从驿站里牵了匹马,刚一上马,就见周围一个黑色的人影闪到了自己身边。
  她挥拳打去,被对方轻易地避开,就听一个和煦的声音道:“阁主,听晓生一言。”
  “百晓生?”阮姮叫道。夜色下,百晓生恢复了昔日的妆容,那是一个俊秀的年轻公子,而不是一个苍老的耄耋老人。
  百晓生指了指南吴的方向道:“阁主从京城赶到南陵,快马加鞭也至少需要一夜。室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