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帝库阁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凤御谣-第3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云游仙人沉默了片刻道:“无碍,大补吧!”
  姬雪意松了口气,阮姮连忙问道:“姬月彩他?”
  云游仙人一副“烦死我了”的表情道:“被阮鸣看管着呢。”
  阮姮打了个哈欠,往里面一侧身子又睡着了。
  姬雪意带着歉意对大家说道:“阿姮失血过多,各位先回吧。”
  牧逐君颔首,一挥手,众人离开了侧殿。
  姬雪意理了理阮姮额前凌乱的发丝,心痛地摇了摇头,他倒是没事,怎么阿姮失血后这么嗜睡?还有,大补得补到什么程度呀?
  姬雪意叫来了侍者,吩咐了几句话。
  于是,南吴皇宫的御膳房从那
  日起,便充斥着人参、枸杞、党参等等补药的味道。
作者有话要说:  

  ☆、药膳生活

  第70章药膳生活
  阮姮的药膳生活是从她完完全全的睡醒后开始的,无论是薏仁粥还是沙参粥,阮姮总能在不同的食物里发现相同的东西,比如,人参、黄芪、山药、白术、茯苓、干草、当归、首乌、核桃……
  当她苦着脸喝下去一碗粥,对姬雪意抱怨道:“雪意,我就不能改善下伙食吗?”
  姬雪意指了指一桌子的药膳问道:“你还想怎么改善?”
  阮姮闷声道:“我要吃大鱼大肉,不要吃什么大枣人参汤了!我补得都流鼻血了呀!”
  姬雪意稍稍地蹙了蹙眉头,又想起了那天,他是看着阮姮面色惨白地晕倒在自己的面前,昏迷持续了六日。那六日对于他来说度日如年,如果就此失去了阿姮,就算拿姬月彩和阮鸣的命来换都不够。
  姬雪意哄着阮姮道:“你把这碗粥喝了,我带你去御花园里转转。”
  “下雪了?”阮姮睁大眼睛问道,不知道姬雪意为什么会突然松口,他一直都是禁止她迈出房门的,生怕她受了寒。
  见姬雪意笑着点了点头,阮姮包着碗,也不管粥是什么味道,三下五串就咕嘟咕嘟地喝了下去,然后一抹嘴,径直推开了房门跑了出去。
  姬雪意在她后面摇着头去拿阮姮的披风,初东的南陵对于常人来说并不冷,但阮姮那次失血太多,师父嘱咐过,一定要养上大半年,才能身体里失去的那部分东西养回来。
  阮姮提着衣裙,也不顾自己吹不吹风,一路小跑地进了御花园。
  如果说京城皇宫的御花园是大气,那么南陵皇宫的御花园就是精致。阮姮快活地在这精致的花园中穿梭,一下就跑进了那处架在水上的小亭子。
  她进去后就关上了小亭子的窗户,搓了搓手,蜷在了冰凉的长椅上。
  阮姮也纳闷,自己怎么醒来后这么怕冷。
  她哈着气,就觉自己的眼睛被一双手蒙了起来,一个婉转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猜猜我是谁?”
  阮姮一愣,这是谁的声音?完全没有印象呀!姬雪意的声音是清丽的,牧逐君的声音时而清冷时而妩媚,文辛炎的声音是温和中透着风度,云游仙人的声音就是一个老头子,可是这样婉转的声音,吐气如兰,会是谁呢?
  “姑娘,你不认识我?”那个婉转声音的主人说道。
  阮姮的嘴角抽了抽,我应该认识你吗?
  蒙在她眼睛上的手放了下来,阮姮的面前多出了一个美男子,这个美男子眉目之间透着灵动,眼角上挑,有无限的风情。但是,为什么这个人看起来这么眼熟?
  美男子微微地撅了下嘴,坐在阮姮面前,娇声道:“你真的不认识我?我是姬月彩。”
  阮姮愣住了,就听姬雪意走进来插话道:“老丈人,你又乱跑,和丈母娘玩捉迷藏呢?”
  姬月彩确实不服气地抱臂道:“老丈人?你把我都叫老了!姑娘,你说我又那么老妈?”
  阮姮回过了神,忙往后方移了移身子,讪讪道:“父君。”
  “什么?”姬月彩不敢置信地指了指阮姮,又指了指自己,见阮姮认真地点点头,他泄气道:“怎么就跟你们这群人说不明白呢?我是姬月彩,神族第六代宗主。”
  姬雪意在阮姮耳边小声道:“他不记得关于阮鸣的任何事情了。”
  阮姮一鄂,对上姬月彩那熟悉的眉眼,正色道:“我是阮姮,神族第七代宗主。”
  姬月彩明显地不信,阮姮摇了摇头,对着姬雪意伸出了手,姬雪意旋即握住,就在这时,薄薄的水汽笼罩在两人周身。姬月彩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阮姮叹了口气,松开了姬雪意的手,对姬月彩说道:“父君,你睡了十六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我是你的女儿。”
  姬月彩捂着嘴,吃惊道:“我的女儿?姑娘,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很喜欢你呀。”
  阮姮扶额,父君你怎么这么开放呀?一个男子不能把“喜欢”挂在嘴边的。
  姬雪意确实见怪不怪地把手放在阮姮的肩膀上说道:“阿姮,习惯了就好。”
  阮姮的眉角一跳,压低嗓音,靠近姬雪意道:“他——不会醒来就是这样吧?”
  姬雪意却笑着说:“你说呢?这和你倒是很像呀。”
  阮姮白了他一眼,姬月彩却不客气地走过来打掉了姬雪意放在阮姮肩上的手,对阮姮道:“这个人对你心怀不轨。”
  阮姮点头道:“我知道。”说着得意地看了眼姬雪意。
  姬月彩郑重道:“姑娘,你跟我回神族吧。”
  阮姮笑道:“我已经去过了,又回来了,这个心怀不轨的和我一起去的。”
  姬月彩刚要说什么,阮姮就听到了阮鸣那令她头疼的声音。
  姬雪意眼疾手快地拽过阮姮,抱着她一把推开了亭子的窗户,直接跳了出去。阮姮搂住姬雪意的脖子笑道:“你跑什么?”
  姬雪意没好气道:“我这丈母娘所到之地可谓是鸡犬不宁,她就差把我的皇宫给拆了!”
  阮姮如同银铃般的笑声让姬雪意也跟着她笑了起来。
  而在亭子里,姬月彩正满脸愠怒地瞪着阮鸣:“你为什么总是跟着我!你都那个姑娘给吓跑了!”
  阮鸣赔着笑凑了过去道:“月彩,那是咱们的女儿。”
  姬月彩横眉冷对道:“怎么可能?她是我妹妹还差不多!你——?”说着他挑起了阮鸣的一缕白发道:“你头发都白了呀,前辈!”
  阮鸣满脸受伤地楞在原地看着姬月彩从窗户上跳了下去,直接去追阮姮和姬雪意,她喃喃道:“月彩,你是嫌我老吗?”沉思了片刻,阮鸣大叫:“姬雪意,滚出来滚出来!”说着也从窗户上跳出了亭子。
  本来阮姮和姬雪意坐在溪边看着池塘里的锦鲤,两人连屁股下面的石头都没坐热,就听到前后两声落地声。
  阮姮在姬雪意的怀里轻轻地叹了口气道:“你说,这次该怎么办?”
  姬雪意自信地笑了笑,云淡风轻地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就听阮鸣在老远就嚷嚷道:“姬雪意,朕以皋陶女皇的身份命令你,择日与阮姮成亲。还有,你那里有什么毒药可以帮我恢复容颜?月彩嫌我老!”
作者有话要说:  

  ☆、大结局(Happy Ending)

  第71章大结局(Happy Ending)
  正午,御花园里围坐了一群人。
  阮鸣被按在了最中间的石椅上,云游仙人和姬雪意站在她面前端详着她,而姬月彩则讨好地站在阮姮身旁一会儿笑着讲笑话一会儿又问她问题,搞得阮姮不停地望向牧逐君和文辛炎,试图用自己的眼神请求救场。
  末了云游仙人捋着胡子道:“徒儿,你怎么看?”
  姬雪意瞟了眼粘着阮姮的姬月彩,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老丈人死而复生,但剩下的时间却不是多出了十六年,而是与正常人一样。丈母娘要用毒药来返老还童,这个有损寿命。唯一能做的就是改变皮肤的年龄。”
  阮鸣着急道:“怎么改变?”
  云游仙人道:“在脸上动刀子!”
  阮鸣犹豫道:“疼吗?”
  云游仙人点头。
  阮鸣看了眼巴结着阮姮的姬月彩,心痛地下决定道:“好!”
  云游仙人指了指侧殿道:“陛下请!”
  阮鸣冷哼一声站起身,走向了侧殿,嘀咕道:“还知道朕是陛下!”
  阮姮却望着姬雪意,问道:“动刀子?切肉?”
  一听到“切肉”,姬月彩立刻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他嗔怪地对阮姮说道:“姑娘可不能这么说话哦,会把你身边这个美男子吓跑的。”说着他还指了指姬雪意。
  姬雪意“噗嗤”一声乐了,小声道:“阿姮,你爹嫌你粗鲁。”
  阮姮白了他一眼,问道:“到底是什么办法要动刀子?”
  姬雪意小声道:“拉皮!”
  拉皮?还拉皮条呢!
  然而,当阮鸣再次站在阮姮面前时,阮姮的眼珠子差点掉在了地上。
  眼前这个妙龄女子,完全不是那个怒放冲冠披头散发的活死人,而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
  阮鸣得意地对阮姮一扬下巴,精致走到姬月彩身旁,伸出手道:“月彩,可否与我漫步半响?”
  姬月彩欣然地伸过手去,很有姿态地说道:“这还差不多。”他刚要走,忽然转过身对阮姮说道:“姑娘,祝你幸福啊!”
  阮姮和姬雪意相视而笑。
  这时,云游仙人闪到了两人身后,一拍他们的肩膀,贼笑道:“为师的手艺不错吧?那可是动了很多刀的。”
  云游仙人的话音刚落,阮姮只觉一阵耍丁印
  云游仙人继续道:“话说,你们什么时候成亲呀?再不成亲,为师又要远游去了,就喝不上徒儿们的喜酒了!”
  阮姮看着姬雪意,姬雪意一笑道:“日子已经选好,师父稍安勿躁。”
  “当然当然,我急什么,是你要嫁人,又不是老夫要嫁人!”云游仙人捋着胡子阔步走开了。
  阮姮戳了下姬雪意道:“你都选好了?我怎么不知道?”
  姬雪意故作高深道:“我要嫁人,我还得选日子,阿姮,你还想说什么?”
  阮姮立刻改口道:“那个……成亲嘛,礼仪繁多,就交给你了,嘿嘿!”
  大业五十三年三月初三,南吴皇帝大婚,新娘是皋陶的皇室继承人恭顺王爷。
  这场婚事可谓盛大,是中原女尊大陆两大皇权的政治联姻。然而,普通老百姓以为只是一桩政治联姻,传闻确实,南吴皇帝漆雕禅与皋陶恭顺王爷阮姮恩爱有加,才会选择喜结连理,因为两人的身份地位,成亲就上升到了政治联姻的高度。
  牧逐君走在南陵城的街道上,看着一处处店铺张灯结彩,无不透露出喜气。他换了身暗红色的衣衫,脚步缓慢地跟着人流站在路边,等着大婚的皇帝与王爷游街,向着群众招手。
  忽然,鼓乐冲天,人群的欢呼声与鼓掌声也是震耳欲聋。
  牧逐君远远地望去,看见阮姮骑了一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马,一身红装惊艳无比,不是普通的新娘服,而是裁剪过很修身的衣裙,衬得阮姮整个人修长挺拔。她笑着坐在马背上,一手拉着缰绳,另一只手冲着人群招手。
  在牧逐君的眼里,没有鼓声,没有乐声,没有姬雪意,没有红灯笼,只有阮姮,那个一身惊艳红装、自信沉着的阮姮。他是看着她一路跌跌撞撞地走来,哭过笑过,痛过累过,她的坚强,让他动容。这样的阮姮,确实适合娶到一个比自己更好的人。
  当阮姮路过牧逐君身边的时候,她没有瞧见,反而是坐在大红轿撵上的姬雪意瞥见了牧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