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帝库阁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凤御谣-第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埃茨阋换岫乖趺囱荩
  阮鸣刚一进庄园,就有一个年过三十但面容娇俏、身形单薄的美男子迎了上来,他温柔地一笑,牵过阮鸣的手道:“皇上,这么快就回来了?阿姮也来了,快进来。”
  阮姮一瞅,发现是母皇的众多夫侍之一,开口就诉苦道:“爹呀,这个地方为什么我是第一次来!您快说说母皇,她都不告诉我,我又不是外人!”
  美男子被阮姮的那声“爹”叫得格外舒服,脸上的笑容更深,他望着阮姮的目光里带着慈爱,只听他柔柔地说道:“皇上不说,自有她的道理。阿姮,你一会儿就知道了。”
  哼,还是帮母皇说话!阮姮撇了撇嘴。
  正说着,他们四人就来到了庄园的正厅,那里,又有另外几位美男子,或娇柔,或绝美,一个个站在那里,让人看起来就赏心悦目。阮姮早就深知母皇的后宫,她也懒得去分清夫侍、侍宠、小宠,反正见了母皇的男人,她就都叫“爹”。
  所以,当阮姮一踏进正厅,她就说道:“爹爹们好!”
  美男子们见是阮姮来了,立刻围了过来关切地问这问那,反而冷落了阮鸣。
  阮鸣坐到主位上后,轻了轻嗓子,美男子们立刻散了开来,端茶的端茶去,忙园艺的修竹林去了。
  阮姮落座,就听阮鸣正色对蒙纱人问道:“阿姮的武功怎么样?”
  艳色衣衫的人听后,取下了脸上的面纱,他轻柔的动作很是优雅,看的阮姮一愣,但随即,那张面纱下漂亮的容颜便呈现在了阮姮面前。
  那不就是她花了三万两买回家的逐君公子吗?看来,她猜的没错。阮姮为自己的判断感到满意,虽然没有在地宫外逼出逐君的真实身份,但至少,这人,她算是找对了。
  逐君看了眼阮姮,就见阮姮神色如常地望着他,仿佛一切了然,他冲着阮姮眨了眨狭长的狐狸眼,薄唇上带着笑,对阮鸣道:“师父,阿姮的武功自保不成问题。”
  阮姮的嘴角抽了抽,什么叫“自保不成问题”呀,她也可以去救场的好吗?
  阮鸣端起茶杯啜了一口,颔首道:“阿姮,这是逐君,哦,对,你们已经住在一起了。女儿,你这次下手挺快的!”
  阮姮的脸色一滞,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这个泛着青草芳香的庄园是哪里?
  只听阮鸣继续悠悠地说道:“这里,是地宫通向的一处世外桃源,皋陶境内,知道的除了我的人,也就是牧逐君了。”
  阮姮抱臂,撅着嘴闷闷道:“我果然是个外人。”
  阮鸣哈哈一笑,一拍桌子道:“现在不也知道了吗?”
  阮姮叹了口气感慨道:“是呀是呀,难怪母皇您乐不思蜀,放着儿臣在阮熏和艾琚源面前装傻充愣。”
  阮鸣不介意道:“为娘的不是想锻炼锻炼你吗?”然后阮姮面色一正,严肃道:“回归正题。逐君的行栖门已经将艾氏在地方的人换掉了,现在剩下的,就是艾氏在皋陶朝堂上的力量。中相是自己人,右相是中相的人,逐君,阿姮,你们要做的,就是不动声色地控制住艾琚源在朝中的支持者,让阮熏被孤立。”
  阮姮目色一沉,母皇说的容易,要让艾琚源那批支持者倒戈,哪里有嘴上说说那么容易?但既然母皇的意思是说要留活口,只能不战而屈人之兵了!
  阮鸣放松地说道:“阿姮,室离阁是情报组织,行栖门是杀手组织,你和逐君好好讨论啊,娘给你们做饭去!”
  什么?这就说完了?阮姮黑着脸看着母皇站起身就要走,她心下一横,厉声道:“母皇,您得答应我一件事。”
  阮鸣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口气像个媒婆:“逐君是我给你选的,你问他的意见就好了。”
  阮姮的脸更黑了:“不说这个。换掉阮熏和艾氏,皇上这个位子还是您来坐。”
  阮鸣一笑,抬手指着阮姮道:“小鬼机灵!嫌麻烦是吧!”
  阮姮挑眉道:“否则儿臣哪里来的动力!”
  阮鸣摆摆手,立刻拉着美男子溜走,声音远远传来:“再议!”
  等阮鸣携着自己的夫侍走远,就听美男子嗔怪地说道:“皇上,阿姮的倔脾气还真像你年轻的时候。”
  阮鸣嘿嘿一笑,搂过夫侍笑道:“我的女儿嘛!”
作者有话要说:  

  ☆、牧逐君

  第9章牧逐君
  阮姮就看着母皇带着美男子悠闲地从正厅离开了,她黑着一张脸,母皇也太不把事情当正事了!
  逐君起身,袅袅地走到阮姮面前,想着阮姮伸出手,声音里带着亲近道:“阿姮,我们出去走走吧。”
  阮姮打开他的手,瞪了逐君那张绝色容颜一眼,气立刻就消了一半,真舍不得对美人发脾气呀。
  她起身走在了前面,逐君若无其事地收回了手,迈开步子跟上了阮姮。
  两人来到了庄园的花园中,花园被阮姮的那位园艺很好的爹修剪的很别致,与皋陶皇宫的御花园完全是两个风格,这里更悠闲,也是,他们在隐居嘛。
  阮姮在花园里溜达着,时不时踢踢石子路两边的小草,她走到小溪边上,看着庄园远处的斜檐的房屋。
  她不知道和牧逐君说些什么,在外面,他是她买回家的小倌,但在这里,他是行栖门的门主,母皇唯一的关门弟子,以及母皇给自己指认的夫君,这样一个有武功有头脑的男子,之前面对的可是自己装疯卖傻的一面。阮姮想到这里,撅了撅嘴,好像,挺丢人的。
  牧逐君见阮姮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发呆,大致也就猜到了她的想法。师父说阿姮有时很倔强,有时不要面子,有时也很爱面子。这不,又在这里闹脾气了嘛。
  就见阮姮叹了口气,蹲在小溪边上开始拔草。
  牧逐君见状,也蹲在阮姮身边,优雅地托着下巴开口道:“阿姮,你害羞了?”
  阮姮一把揪下了一堆草,悉数扔入小溪中,她哼了声。
  牧逐君继续平和地劝道:“之前我对你做的事,我跟你道歉,好不好?”
  阮姮闷闷地说道:“牧逐君呀牧逐君,你试探我的方法怎么就那么极端呢?不是跳塔就是把人从楼上丢出去!一点都不温柔!”
  牧逐君心下觉得好笑,手却拉了拉阮姮的衣袖,好听的声音中透出主人的好心情:“阿姮生气了?”
  阮姮又揪了一把草扔进了溪水中,愤愤不平道:“你那么美的一个人,做的事情却那么狠。我这么傻的一个人,就被你收拾得团团转。我欠你的呀!”
  牧逐君捂着嘴笑出了声,他垂下长长的眼睫毛,看着阮姮像个孩子似的跟他赌气,跟师父赌气,原来王爷也有这么别扭的一面。
  牧逐君坐在了西边的石头上,拍了拍身边的空处,对阮姮道:“阿姮,蹲着累,坐过来。”
  阮姮不理他,牧逐君笑了笑,继续说道:“我也奇怪,师父的女儿怎么会是个傻子呢。之所以几番试探你,只能说,你装得太像了。”
  阮姮双手托腮无奈道:“生死攸关呀,我可不想被艾琚源给咔嚓了。”顿了顿,问道,“为什么你会在莉兰苑?”
  “行栖门的产业之一。”牧逐君答道,伸出手臂把阮姮一拽,然后把她按到了自己身边的石头上坐着。
  阮姮像是被噎着了:“什么?你的地盘?”
  牧逐君的狐狸眼里也带着笑意,看的阮姮是又狠又不敢生气,她向牧逐君摊开手掌,撅着嘴不甘心道:“三万两!”
  牧逐君伸手握住了阮姮的手,阮姮只觉一片细软在手心,就听牧逐君莹莹地说道:“行栖门都给你,阿姮不气了,好吗?”
  阮姮被气笑了,狠狠地攥紧牧逐君的手道:“你哄小孩呢。”说着就把牧逐君的手甩开,虽然她有些留恋那细腻的手感,“把你的爪子拿走!”
  牧逐君好脾气地收回手,完全没有在莉兰苑或莉兰塔当日的盛气凌人,反而是软言软语,搞得阮姮以为换了一个人似的。
  这时,就听远处一个声音唤道:“阿姮,逐君,开饭了!”
  阮姮也不等牧逐君,起身就走,她在前面走着,就听这个爹和牧逐君走在后面,她的这位后爹对牧逐君咬耳朵道:“逐君,你别看阿姮这个人有时候小孩子,但绝对是能担当大任的。不过,阿姮在个人生活上真的很单纯,她连青楼都没去过济慈,这是她跟我说的,你可别跟她说哦。”
  牧逐君听后笑了笑,看着眼前这个姿色不输自己的美男子给自己偷偷说着阮姮这个那个,他的心里一暖,师父还真把自己当女婿了呀,只是阿姮不愿意,他也没辙。
  饭桌上,阮姮挨着阮鸣坐,只见阮姮闷头吃饭,阮鸣几次搭话都未果,她不停地冲着牧逐君使眼色,牧逐君只是摇摇头,她又冲一桌子阮姮的后爹们使眼色,美人们纷纷装作没看见,最后,阮鸣讪讪道:“阿姮呀,不生气了啊,乖。”
  后爹们的嘴角抽了抽,皇上,阿姮又不是三岁。
  阮姮“啪”地一声把筷子放在碗上,一抹嘴,对阮鸣正色道:“母皇,我对那把龙椅不感兴趣,其他的,都可以答应您。”
  阮鸣见状,小心问道:“包括收复南吴?”
  阮姮皱了皱眉眉头,娘亲呀,您的野心还真大,女尊大陆也不过就是皋陶与南吴,您要是收复了南吴,可就独大了呀。阮姮冷静道:“再议!不过到时您可不能再玩失踪!各位在座的爹爹都帮我看着母皇,别让她跑了!”
  说完后,阮姮起身,阔步走了出去,剩下后爹们与阮鸣面面相觑,一位后爹美男子幽幽地开口道:“皇上,阿姮还真是像您,速战速决。”
  阮鸣挠了挠头,怎么这口气听上去那么幽怨?她刚想转头对自己的徒弟说些神马,就听牧逐君也放下了碗,恭敬道:“师父,王爷的心不在我身上,我说的话她自然听不进去,徒儿告退!”说着就也走了出去。
  最后,只剩下阮鸣对着一桌子菜发呆,这是怎么了?她不就是为了替阿姮铲除艾氏一族才玩失踪的吗?不过,不当皇帝的日子太舒坦了,她确实不想再坐回龙椅上了,阿姮大了,可以独当一面了,她当当太上皇就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女皇阮熏

  第10章女皇阮熏
  阮姮趁着天还没亮,独自一人回到王府,闪进了暗室后,她就倒在软榻上死命地揉着太阳穴。
  郑管家一进来就看到自家王爷在暗室中唉声叹气的,她以为出了事,紧张道:“少主?”
  阮姮“嗯”了声,头疼道:“没出事,我刚从母皇那里回来。”
  郑管家坐下,倒了杯茶自顾自地喝着,放下了悬着的那颗心,道:“皇上说了什么?”
  阮姮腾地坐起身,正色道:“小郑,我让你重新整理的艾琚源势力涉及的资料,准备好了吗?”
  郑管家忙起身道:“有!”说着,从怀里掏出来厚厚一本。
  阮姮接过,平静道:“出去吧。”
  郑管家在离开暗室前嘱咐道:“少主,您别出来太晚,今日要进宫。”
  阮姮冷哼一声,眼底闪过一道冷光,然后继续翻着资料。
  行栖门的动作很迅速,两年的时间,就把艾琚源在地方的势力冲得支离破碎,换上的看似是艾琚源的人,实则是行栖门的卧底。原来,不仅仅是室离阁有众多卧底高手呀,母皇究竟把行栖门里的人怎么训练成这个样子的?
  地方势力被冲散之后,余下的便聚到了艾琚源在京城的门下。如今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