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帝库阁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凤御谣-第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艾琚源皱眉,拾起了棋盘放在了桌子上,目光中带着深邃与猜测:“不是,是阮鸣身边的人。皇上,您近来要小心了!”
  阮熏摆摆手,无所谓道:“皋陶皇宫固若金汤,反倒是姑姑您该小心,下个棋都能惹来杀手。”
  艾琚源叹了口气,望着夜空,许久,幽幽道:“该来的,总会来的。”
  阮姮从围墙上摔了出去,正当她有气无力地闭着眼准备很疼地摔在地面上时,一个有力的怀抱就接住了她,接着,她被带上了马车,只听耳边传来牧逐君担心的声音,声音中还带着往日的清丽:“阿姮,你要急死我吗?”
  阮姮哼了声,只觉胸口的伤疼得让她一阵皱眉头,她虚弱地说道:“也好。”
  牧逐君点了阮姮的穴给她止血,说着就脱下了那层被血染透的深蓝色夜行衣,阮姮断断续续地说道:“告诉你师父……按兵不动……嗯……艾琚源暂时不会动……记得啊……”
  牧逐君的眉头都皱成了一团,他一边清理阮姮的伤口,看着那仅仅偏离了心脏几寸的伤口,心下一阵疼惜,一边说道:“我知道,你别说话了。”
  阮姮在失去意识之前,嗔怪地哼哼道:“你……也……不……告……诉……我……过……分……”
  牧逐君无奈地摇了摇头,加快了手里的动作。他摸到阮姮的袖子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伸手一探,果然!当他从师父那里赶到了恭顺王府,郑管家告诉他阮姮不知道去哪里的时候,他是一路焦急地嗅着行栖门的“追踪丸”的气味找到阮姮的,没想到阮姮在室离阁里还有行栖门的东西!
  看着怀里晕过去脸色苍白的阮姮,牧逐君伸出手,轻轻地抚了抚她的脸颊。阿姮,你真是拼命了呀!
作者有话要说:  

  ☆、怎么又去青楼了?

  第16章怎么又去青楼了?
  牧逐君把阮姮的伤口包扎好后,就听见了房梁上的叹气声,他头都不抬地轻声道:“师父,阿姮没醒,您下来吧。”
  阮鸣轻飘飘地落在了床边,看着自己女儿苍白的脸色,脸上划过一丝不忍,怜惜地摇了摇头,小声道:“她让你转告朕什么?”
  牧逐君洗了洗手,捋了捋鬓边的青丝,缓缓道:“阿姮说让师父按兵不动。”
  阮鸣叹了口气,坐在床边,握住阮姮的手,只觉眼前的女儿又瘦了一圈,但看阮姮笔直的鼻与紧闭的唇形,她在心里叹道,这面相,不是坚毅还是什么。作为母亲,要彻底拔出艾氏一族的根基,忍耐等待了八年,她现在主张的是进攻,而阿姮却进退有据,想逼得艾氏先出手。
  阮鸣无奈地摇了摇头,替阮姮掖了掖薄被,叹息道:“女儿都是大姑娘了,有自己的主意了,那朕就等你的好消息。”然后起身,对牧逐君道:“一切听阿姮的安排吧,朕老了,不中用了。”
  牧逐君刚要说什么,阮鸣就跳上了房梁,从屋顶上离开。
  她一离开,阮姮就睁开了眼睛,呆呆地望着床帏,牧逐君连忙坐过去,摸了摸阮姮的额头,还好,很凉,没有发热。
  他放心地舒了口气,阮姮却拨开了他的手,牧逐君好脾气地赔礼道:“阿姮,对不起,我应该事先跟你商量。”
  阮姮没回他,却翻了个身背对他闭上了眼睛。
  从阮鸣进入到她的卧室的那一刻,她就醒了,只是想听听阮鸣与牧逐君要说什么。天下,在母皇看来,也不过是个摆设吧?母皇想走就走,不顾及一个女儿对母亲的依赖与信任,八年的孤单与成长,让阮姮的心里虽然有着柔软,也不敢随意表露了。
  八年,太久了,久得她都不敢再去全力以赴地相信一个人了。
  阮鸣熟门熟路地躲过了皇宫的禁卫军,飞快地钻进了后宫的一个普通的寝宫之中。
  那里,文辛炎正坐在书桌前,一笔一划地批着奏折。他耳朵一动,轻轻地笑了。
  阮鸣轻咳了一声,问道:“阿熏又偷懒了?”
  文辛炎停下了笔,温润一笑道:“皇上有她的事要忙。”
  阮鸣扶额,敲着桌子道:“朕好不容易培养了两个徒弟,现在全都心甘情愿地给这两个熊孩子卖命,朕的心血呀!”
  文辛炎整理着奏折,答道:“师父的心血没有白费。”
  阮鸣坐了下来,自顾自地倒茶喝,文辛炎摇着轮椅,来到了阮鸣身边,姿态大方,只听他不紧不慢地说道:“阿姮能屈能伸,不卑不亢,而且知人善任,所以师父,您不必担心,就看阿姮如何为您扳回这一局。”
  阮鸣直了直后背,揉了揉太阳穴,头疼道:“辛炎,你不知道阿姮把你的迷魂阵给烧了吗?”
  文辛炎的眉角一跳,随即笑道:“这倒真像阿姮做的事情。她的伤没事吧?”
  阮鸣摇了摇头,喝了口茶道:“有逐君,没事。阿熏就交给你了!”
  文辛炎郑重地点点头,忽然有身着白衣的下人从房梁上跳了下来,递给文辛炎一个信封后立刻消失。
  阮鸣笑了笑,行栖门的人行动越来越迅速了!当初把行栖门交给牧逐君在明里打点,而让文辛炎在暗中协助,这个决定太正确了。如果交给自己的女儿,估计行栖门就像室离阁一样不靠谱了,还专门培养什么高级卧底,也不见这高级卧底有何作用?阮鸣这么想的时候,是完全忘了阿姮的装疯卖傻可就是高级卧底所做的事情呀。
  文辛炎打开信封,扫了一眼,嘴角上浮出一抹玩味的笑:“师父,您猜,阿姮在哪里?”
  阮鸣看着自己徒弟那好奇有趣的表情,就料到自己那宝贝女儿肯定跑那里哗众取宠去了。
  就听文辛炎柔和地说道:“莉兰苑。”
  青楼?阮鸣扶额,阿姮怎么又去青楼了?
  阮姮一路摇摇晃晃地来到了莉兰苑,脸上顶着没心没肺的笑,鸨父看见她是,笑容瞬间地一滞,随即又挂上了那张很说男Α
  鸨父挽过阮姮的手臂,像对待每位客人一样热情道:“王爷,大白天的就来呀,来,您楼上请!快!带恭顺王爷去雅间!”
  阮姮见状,知道鸨父是自己人,也就把身体的整个重量靠在了他的身上,在外人看来,这个傻王爷真是开窍了,竟然大白天地跑到青楼风流来了。而鸨父却闻到了阮姮身上浓重的药膏味,牧门主通知过他,王爷是遇袭了,恐怕现在,王爷心里又不知道打算着什么,上演哪出戏。
  鸨父一手揽住阮姮的腰,支撑着她身体的重量,另一只手扶着她的手臂,直接把她拖进了雅间的软床上,小心地放下。
  阮姮捂着心口,拽着鸨父坐下来,拉他趴在自己的耳边,才轻声道:“让雅间热闹起来,派人在外面守着,艾琚源来的时候告诉我。”
  这个姿势让鸨父很尴尬,阮姮身上女子的清香与药膏味都近在咫尺,阮姮却笑了笑,若无其事道:“那三万两不用还我了。”
  鸨父听后就乐开了花,还好涂的脂粉不够厚,否则又噼里啪啦地掉下来了。他连忙起身,恭敬道:“王爷您稍等!”
作者有话要说:  

  ☆、做戏给谁看?

  第17章做戏给谁看?
  雅间内,一派歌舞升平。
  阮姮却安安稳稳地闭目养神,不,更准确的说,她在浅眠。
  一个小倌站在她床边低头望着她,恭顺王爷好像没有那么傻?怎么都不跟我们嬉笑说话?来莉兰苑就是来睡觉的?
  但雅间内的音乐却始终未停,不是节奏急切的,而是柔婉的,听在阮姮耳中,有一种安神的效用。
  门突然被推开,鸨父上气不接下气地冲了进来,调整了下呼吸,郑重道:“王爷,逐君公子来了!”
  阮姮睁开眼睛,撇了撇嘴角,在床上躺成了一个“大”字型。
  艾琚源不来,牧逐君来捣什么乱!
  阮姮侧耳倾听,察觉出向雅间奔来的不止牧逐君一人。
  下一刻,牧逐君满脸怒气地站在阮姮面前,看着这个懒散的女子半昏半睡地把自己平铺在软床上,他扫了眼阮姮的胸口,那里没有血迹,伤口应该没事。
  只听阮姮打着哈欠懒洋洋地问道:“逐君,别来无恙?”
  牧逐君听后脸一黑,冷笑着叉着腰,清丽的声音中带着讽刺:“阿姮,你倒是逍遥!”
  阮姮抬起手拽了拽他的衣袖,往床的里侧挪了挪身子,困倦道:“陪我睡觉来了?”
  牧逐君冷哼一声,一掌派在了床板上,震得阮姮从床上弹了起来,阮姮不得不坐起身,蹙眉道:“到底要干嘛?”
  牧逐君漂亮的狐狸眼中透着水汽,他缓缓道:“为什么要来莉兰苑?”
  阮姮不正经地凑过去,抬起牧逐君的下巴,靠近他道:“怎么?想我了?”
  牧逐君打开她的手,别过了脸,只听阮姮在他身后低声道:“我的伤没事。”
  牧逐君怒道:“王爷,有了我您还往这里跑,您重视过我的存在吗?”他靠近阮姮,眼看就要扇她一个耳光,但却小声道:“艾琚源与七谋士今晚在艾府碰面。”
  阮姮眨了眨眼睛,拎起牧逐君的衣领,拖着他出了雅间,动静之大,让莉兰苑中的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好奇地望着这吵架的两人。
  阮姮扬声道:“我爱找谁就找谁,你还管不了我!不就是一个小倌吗?我有钱,男人有的是!”说着就把牧逐君从雅间往楼下一丢。
  牧逐君张开了手臂,衣袍飘飘,像只大蝴蝶一样从雅间上坠落,引得众人一阵惊呼。而那个丰盈女子却在正厅稳稳地扶住了坠落的牧逐君,她担心地望了眼阮姮。
  只见阮姮若有所思地指着下巴瞅着牧逐君与丰盈女子,就听有人议论:“恭顺王爷好像不傻了呀?”
  阮姮一拍雅间外的围栏,冷笑道:“谁说我杀就拖出去斩了!”声音之大,震得莉兰苑的众人们耳膜直跳。
  阮姮目色一沉,讽刺道:“没想到你身边还有个女子呀,怪不得,逐君公子,腻了就是腻了!再见不送!”语罢就转身进了雅间,而雅间中又有音乐飘出。
  丰盈女子小心地搀扶着牧逐君走出了莉兰苑,她见牧逐君满脸落寞,忍不住想开口安慰,牧逐君却摇了摇头,隐忍地向着恭顺王府走去,途中,两人一个闪身,就躲过了艾琚源眼线的追踪。
  阮姮听着柔婉的音乐,挥了挥手,雅间就立刻恢复了平静。
  赶走了身边伺候的小倌,她彻底进入了梦乡。
  没过多久,她就被开窗户的声音所吵醒。准确的说,是有人破窗而入。
  只见那个女子灵巧地落地,见阮姮一动不动,立刻跪下,低声道:“属下天枢,参见阁主!”
  阮姮从床上坐起来,慵懒地蜷起了一条腿,把下巴抵在膝盖上,嗔怪道:“哦?”
  天枢机智道:“阁主,属下有事禀报!”
  阮姮示意她继续。
  天枢恭敬道:“艾琚源在一炷香后将与七谋士碰面,请阁主定夺!”
  阮姮哼了声,在一眨眼间双手已经掐上了天枢的脖颈,她玩味道:“我为什么要是阁主?很累的哦。”话语间,她加重了手上的力度。
  忽然,又有人从窗口中跳了进来,阮姮蹙眉,有门不走,非走窗户!
  牧逐君一个漂亮的落地,他见怪不怪道:“阿姮,你要吓死天枢了。”
  阮姮松了手劲,却仍警惕地看着跪在地上的这名女子。她知道,天枢是行栖门七星之首,但天枢方才落在雅间中,身上所散发出的杀气与寒气,那不是一种威胁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