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帝库阁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俩俩相望-第2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韩正知道他们的关系,和江涛也有交情,既然如此,只能另找别人,“莫龄龄,再考虑一下,这是个挑战,也是个很好的学习机会。”

莫龄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一直在想刚刚韩正的话,机会是很诱人,可一想到江涛,便什么都放下了。抿着嘴笑了笑,拿起电话,拨出老早烂熟于心的号码。

江涛正在看文件,偌大的总裁办公室里站着一排人,他仔细批阅每一份资料,提出意见或者直接签名,直到桌上的手机响起来。白天会打他手机的不多,一般是直接打来公司。是龄龄吧,中午忙得都没能和她说上话,放下文件和笔,笑着拿过手机,却出乎意料地看见秦韵的名字。上次一别之后没有再联系,今天她主动找自己,是龄龄出了事?

放下手上的工作,拿了车钥匙就大步走出去,留下一屋子的人愣愣地站着。
还是约在上次见面的咖啡厅,“秦医生约我来,是不是龄龄有事?”
“不是,她很好,最近有进步,你可能也看见她的变化了吧?”
江涛笑,“谢谢你的帮忙。”
“我是她的医生,不用谢,我收钱的。”秦韵端起杯子喝了口咖啡,“今天找你是有件事要确认,慢性阑尾炎,龄龄说你改变主意不手术,这和上次我们的谈话是不是有关?”
江涛只是喝水,没否认。
“我没想到你竟愿意为她到如此地步。拿身体冒险这个方式我不鼓励,物极必反,说不定会有反效果。”
“我有分寸,我承认大部分是为她,但也真的是抽不出时间。我没有那么笨,让她好起来而自己送了命,那所有这一切又有何意义?秦医生,你放心。”

也对,这个男人能在商界能只手遮天覆雨翻云,怎么会犯这样愚蠢的错误。

两人继续喝东西,又随便聊了点别的事便准备道别,刚站起来,要去拿桌上的手机,彩铃就响了,这回是莫龄龄,他们互看了一眼,秦韵心照不宣地别过头去看着窗外,这时候她是要完全保持安静的,与江涛见面这件事要是被莫龄龄知道,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在干吗?刚才给你打电话总是占线。”
“怎么这个时候给 
 41、第 41 章 。。。 
 
 
我电话?上班偷懒了啊。”刻意回避了她的问题。
“无良老板,打个电话都不行,还好韩正不像你。也没什么事,我要加班,回去的晚一点,和你说一声。”
“知道了,晚上要司机的话,随时打给我。”
“噢…”
“噢是什么,”标准情侣间的对话,一边的秦韵听了直想笑。
“噢就是明白了知道了,司机收费贵不贵啊?”
“凭技术经验,收得贵点也无可厚非吧。”
“耍大牌……”那头是她清脆的笑,“好吧不说了,回去做事了,你忙完了也早点…”话还没说话,剩下的“回家”两字几乎和“秦韵?真的是你”这句重叠起来。

“秦韵,真的是你?”秦韵哪里晓得会在这儿碰见老同学,“我早看见你了,还不敢认,大学毕业就没见过,同学会你也没来……”

电话里瞬间没了声音,连呼吸声都没有,之前的笑凝固在嘴角,僵得难受。秦医生?秦韵?!那个声音她听得那么清楚,明明就是在他身边说的,他和秦韵在一起?他们认识?认识了多久??他到底知道多少?!

突发状况根本不在江涛的预料之内,心上像被重锤狠狠一敲,连呼吸都滞了一下。
“龄龄…”
“你和谁在一起?”怪不得刚才问他在做什么被巧妙的避过了,“你认识秦韵?她和你公司没有业务来往,你见她做什么?”声音都在颤抖,还是问出了自己怎么也不愿相信的事实,“你…查 我?!”

秦韵也察觉大事不妙,示意江涛把电话给她,毕竟莫龄龄的心理情况她比较清楚些。只是哪里还有机会,那头没有一点犹豫地就掐了线。
“我回去会和她解释。”江涛收好电话,再也不能多等一分钟,他要马上见到她。
“向她坦白,说明一切,有必要的话,让我和她谈。你要有心理准备,她一定是误会了你已经知道她的全部秘密,她不会想要见人,…可能会逃。”

一脚油门踩得极猛,轮胎与地面擦出火星,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车子驶得飞快,往她公司的方向。急火攻心,加上中午忙得连午饭也没吃,胃隐隐作痛,连带着小腹也开始抽痛。江涛拉开屉格从药盒里倒出两粒药,没有喝水就这样吞下。银灰色的药盒,是她送的,紧紧攥在手心,一起摁着腹部。他单手把着方向盘,把速度又提上去,带上蓝牙,一遍一遍拨她的号码,却只有冰冷的“嘟嘟”声,无人接听。

宝马在莫龄龄公司楼下猛地刹住,江涛疾步走进大厅,一边给拨韩正的电话,
“韩正,莫龄龄在不在公司?”
“刚要联系你。本来是在的,就刚才突然进来和我请假…”
“走了?什么时候?”
“刚刚不久;出什么 
 41、第 41 章 。。。 
 
 
事了?”
“谢谢。”
会去哪?江涛冷静地把她有可能会去的地方一一考虑了,直觉她应该会回家,就算真的如秦韵所说,她若要走也会拿行礼证件。

他的判断没错,开门进去,莫龄龄就端端正正地坐在客厅中央,脚边竖着搬过来时带着的小旅行箱。
“你做什么?”江涛把车钥匙往茶几上一扔,在她面前蹲下,去拉她的手,谁知她“倏”地站起来,往后连退两步。他蹲着,她站着,中间只是两步的距离,却彷佛隔了很重很厚的屏障,什么东西都穿越不过。
“我再见你这一面是要问清楚我的疑惑。”每个字都冷如冰块,砸在江涛心里。
“你要去哪?”秦韵说得没错,她会逃,不是,是马上要逃跑。江涛猛地起身,不知是动作幅度过大速度太快,还是因为紧张担心而一直忽略某个部位的痛楚,腹部是狠狠地撕扯般地痛。他闷哼了一声,竟没站起来,歪歪地往沙发里倒去,右手抵在腰际,修长的手指深深地插入腹中,细密的汗珠布满额头和鬓角,脸色瞬间血色全无,透着青白。
 

作者有话要说:昨晚神经质地失眠,半夜和咪咪在屋子里游荡…今天早上8点的晨会,惨绝人寰,哪有那么早开会的!!!反正一直处在半睡半醒地梦游状态,管他说什么,更绝的是在BOSS说到激动处,竟然响火警~~~无语啊无语,可怜的我提着高跟鞋爬了20层楼下来(还好不是上去…)欣赏了一下帅哥消防员还算有点安慰,最终被判定是警铃误鸣,一队人重新被抓回去继续开会。折腾的也不想睡了,决定开始码字,公司没有中文系统,我可是用最原始的方式,手写!!!
我真的很勤劳……




42

42、第 42 章 。。。 
 
 
再大的事莫龄龄此时也无法多做考虑,满心满脑都是他痛苦的样子,
“怎么了?哪里疼?”
“没吃午饭…胃有点痛…”莫龄龄慌忙转身进卧室拿药,并兑了杯温水。扶着他在沙发里躺好,正要递水让他服药,微凉的手指却死死扣住她的手腕。
“…你要去哪里?”
两人的手同时握住杯子,透明的杯身映着微冒热气的水不停晃动,不知是谁的手在抖。
“龄龄,如果你要听解释,我有…”他突然停住,连呼吸都滞了一下,眉心紧蹙,抽回了手摁住痛处。
“放松一点,”拉开他的手,用自己的代替,轻轻摁着,胃在手心下不停地抽动,原来是又痉挛了。“你这么用力,会伤到自己的。要不要喝点水?”
江涛缓了口气,她温热的手在胃上不轻不重地揉着,“我不是故意去查你的…以前是心急,也怪过你为什么总不让我走进你的世界………”

手上的动作逐渐停下来,“江涛,你知道我从来不听解释的。本来想直接去机场,但是实在很珍惜这段感情,所以才面对面和你说。我记得那个早上,你让我勇敢一点,好好地爱你。对不起,我想我这次不够勇敢,分开一下,让我想清楚一些事。”

“分开一下是什么意思?有什么事非要离开才能考虑清楚?”他一下子翻身坐起来,使自己与她平视,苍白的唇上有深深的咬痕,“…还是你考虑的结果就是要离开我?你对我没有一点好奇,我爸,程思,封璇,所有的事你从来没有主动问过我,我告诉你是想和你分享我的所有。你呢?就因为知道了秦韵和我谈过话就要走?我并不是故意要查你,你也大可放心,秦医生很专业,没有透露什么。我们只是想帮你摆脱过去的阴影,让你真心的快乐起来。”他的呼吸变得沉重,胃里的绞痛没能让他坚持多久,便弓了身子俯下去,淡蓝色的衬衣早已湿了大片,在背后鼓起一个个泡。
莫龄龄浑身发抖,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之前的信任,幸福都去了哪里?为什么自己总是带给他疼痛?双手死死掐着腿,她下意识地想去扶他,却突然没了立场。
一秒,两秒,三秒,谁都没有动…待那人侧头再次说话时,眼里尽是失望和痛苦,“我江涛竟也会迟钝到这个地步,莫龄龄,你是不是从没打算让我参与你的生活?!”

所有的挣扎和努力被完全否定,他就是这样看待她的?

眼前阵阵发黑,江涛强撑着让自己的眼神聚焦,他想看清楚她的龄龄,此时的她看着竟然还是一如往日的冷静。自己的付出换来的结局太可笑,突然间,他觉得累,很累,累得不想说话,不想生气,不想想任何事。
“我累了,”他狠狠按了一 
 42、第 42 章 。。。 
 
 
下胃,慢慢直起身体靠进沙发里,“如果离开能让你好过一点的话…就走吧…”

**

接着是行礼箱被拖的“咕噜咕噜”声,“好好照顾自己。”没想到最后竟只剩这一句。
江涛闭着眼,听见楼道里电梯“叮”的一声,是载着他的龄龄走了吧。再也撑不下去,顺着沙发靠背慢慢躺下来,胃在疯狂地肆虐着,头痛,胃痛,心痛,分不清哪个更痛一些,角落里的手机不停地响,应该是公司打来的,后天就是竞标大会,这个节骨眼上还出了这么个乱子,可是现在实在说不了话,喉咙里能发出的只有低低的呻吟,手握成拳,抡起来就往胃上砸,一下一下,用力再用力,彷佛这样就能抵消痛楚。自己刚才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他是很清楚的,不是没有想过要好好道歉好好解释,然后留住她在身边,只是,这是不是她想要的?或者又能帮助她多少呢?即使不走,以她的性格,再与他处在一起也只剩尴尬,面对面的冷战,他明白莫龄龄是极不喜欢的甚至都会害怕,倒不如随了她的意,放她走,让她自由自在反而放松。到这个地步,他已经不能再像以前一样自信地承诺要给她最好的,力不从心,活了快三十个年头的他终于体会到这四个字的无奈。喉咙里有一股腥甜不停地往上涌,江涛蜷紧了身子,死咬着唇,硬是把它压了回去。森凉又有些悲哀的笑凝固在嘴角,出去散散心也是好的,龄龄,不要忘记,散完心,想清楚你要想清楚的事之后,记得回家。现在我让你走,不代表让你永远离开我身边。

国际航班不是随时都有的,莫龄龄订了后天走的机票,在机场附近的酒店住了下来。一夜无眠,睁着眼看夕阳西下,又睁着眼看旭日东升,本该是金色耀眼的美景,此时在她眼里全是是如泣如诉的血红色。他还好吧,走的时候通知了顾医生过去,应该不会出什么事。走,并不全是因为生气,她信任他,全心全意地信任,是因为爱而关心才想了解她更多。可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